第七章 风平浪静(1 / 2)

七月六号。

太阳渐渐升了起来,淡蓝色的天幕,仿佛被舞台上的灯光照亮了,东半边涂上摸了亮晶晶的红色。

广济医院。

医院门口外停着五辆价值不菲的法拉利与奔驰,十几个身着黑色衣服的保镖站在车门的两侧;这时候,一辆兰博基尼开了过来停在法拉利的前面停下来,一个黑衣保镖走过来打开车门,从里面出来一个身着黑色衣服典雅端庄的中年女子,眉目如画,美目流盼,高挺秀气的鼻子,虽人已到中年,但可见年轻时候也是个貌美女子,后面又出来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年轻漂亮女子。

苏婉莹一身白色裙子,一绺靓丽的秀发微微飞舞,弯弯的柳眉,一双灵气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嘴,肌肤如雪般的皮肤,五宫精致的容颜,172的高个子。

苏婉莹挽着傅夫人(苏雪菲)的手臂笑着安抚说道:“姑姑,瑶瑶就在这家医院里,昨晚出了点车祸被人送来的。”

傅夫人眉头一皱脸上担忧道:“她可把我吓了一跳,昨晚一夜没回来,家里都着急的很,辛亏找到了,要不然都得报警了。”

苏婉莹虽然脸上笑着,但是心里还是担心傅梦瑶的情况,苏婉莹对傅夫人(苏雪菲)说道:“姑姑,别担心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夫人,苏小姐,小姐就在这里”黑衣保镖对两个人说道。

傅夫人严肃的语气对苏茜说道:“去联系这家医院的院长,院长的联系方式给我后,就说我打电话他问问病人病情。”傅夫人转动手上的手镯眼神冷冷的说道。

苏茜恭敬的说道:“是,小姐,我马上去。”

傅夫人点了点头,傅夫人和苏婉莹两个人进去急诊科后,身后跟着五个黑衣保镖,气场十足。

急诊科值班室里,苏婉莹敲了敲门后,一个身着护士服长相端正的女子微笑着打招呼道:“你好,夫人,小姐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苏婉莹微笑着看着护士说道:“王护士,你好,请问昨晚来了一个叫傅梦瑶的女孩,车祸来的,在那个房间吗?”

护士看了一眼住院病人病历对两个人微笑着说道:“你好,有这个病人,在606单人病房里,需要我带着过去吗?”

苏婉莹微笑着拒绝了好意,傅夫人和苏婉莹两个人走着来到606病房里。

走进病房里看到病床里躺着一个长相精致的女孩,傅夫人和苏婉莹两个人走进来看了看女孩的脸色稍微有点虚弱,心里松了一口气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坐着歇会儿。

这时候,病床上的女孩慢慢睁开眼虚弱的用嘶哑的声音喊道:“水,有人吗?”

苏婉莹听到傅梦瑶的声音后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水瓶去打水后回来给傅梦瑶倒了杯水后放在桌子,苏婉莹把傅梦瑶的病床摇高后坐在病床上扶着傅梦瑶坐起来后把水递给了傅梦瑶说道:“瑶瑶,喝吧!”

傅梦瑶睁开眼睛后看了看眼前的苏婉莹惊讶道:“婉莹姐,你怎么来了?”

傅夫人(苏雪菲)走过来坐在病床上抱住傅梦瑶关心道:“瑶瑶,你差点把我们吓着了,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昨晚大家一夜都没睡,都在找你辛亏找到了。”

傅梦瑶抱住傅夫人撒娇的说:“妈,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昨晚就是出了小车祸。”

苏婉莹在旁边坐着看着母女两人的互动忍不住眼睛湿润起来,傅梦瑶伸出来拉了拉苏婉莹的手安慰道:“婉莹姐,你看我好好的,没什么大事,别哭!要不然姐夫看到了,以为有人欺负你!要不然他知道是我会说我的!”

苏婉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傅梦瑶。

傅夫人松开傅梦瑶后摸了摸她的头宠溺的说道:“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要是你父亲知道了你生病了,不跑回来才怪,你说说!”

傅梦瑶拉着傅夫人的手求道:“妈,别告诉爸呀!要不然他能让我在家待一星期不出去。”

傅夫人点头答应了这个请求,三个人坐着聊了会天后,傅夫人离开后回家了,苏婉莹问傅梦瑶道:“瑶瑶,姑姑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的吗?”

傅梦瑶微笑着回答道:“还是婉莹姐知道我!就是我想问下我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吗?”

苏婉莹想了想一下看向傅梦瑶说道:“瑶瑶,姑父今晚的飞机到达机场,你这能去吗?不会想出院吧!”

这时候,病房门被人打开,进来一个身着灰色西装的男子,男子一头黑色短发,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的眼神,长睫毛,高而挺的鼻子,宛如雕刻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红润嘴巴,身材修长,白皙皮肤。

傅铭哲进来后严厉的语气对傅梦瑶说道:“傅梦瑶,给我老实待在医院里,要不然你,,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傅梦瑶看到傅铭哲生气的样子害怕起来躲在苏婉莹身后,苏婉莹看到身后的人害怕的样子劝着傅铭哲道:“表哥,我知道你昨晚也担心的很,怕瑶瑶出事,但是表哥,不妨等会医生查房时,问问情况,如果可以出院的话就出院,医生说不能出院就继续住院,这样你看怎么样了?”

傅铭哲点了点头后,苏婉莹对傅梦瑶使个眼色,苏婉莹对傅铭哲说道:“表哥,我带瑶瑶出去走走!”

傅铭哲同意了后,傅梦瑶跟苏婉莹两个人出去到走廊走走。

八点。

傅铭哲看了看手表盯着外面看两个人还没回来,眉头一皱,这时候病房门被人打开,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不自觉的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扬起一丝笑容,略显小麦色皮肤。

韩明远看到傅铭哲后惊讶的说道:“铭哲哥,你怎么在这里?看病?”

傅铭哲看到韩明远后站着起来,两个人握手一下,傅铭哲微笑着说道:“明远,你不是在你家里医院里工作?就是这里?不会吧!我来这里看我妹妹的!”

韩明远点了点头,韩明远指着病床问道:“你不会是说梦瑶住院了吧!听肖医生说昨晚来的时候她手臂伤了,不过她手臂受伤过一次,不过是撞击伤,这次也是!我觉得你有必要调查一下,可能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

傅铭哲听到韩明远的话后,开始准备调查一下,心里想道:“如果真有人敢伤害我妹妹,一定要付出后果。”

傅铭哲跟韩明远了解了一下傅梦瑶的病情,得知病情并不严重,可以出院,傅铭哲给傅梦瑶办理了一下出院手续;不一会儿,傅梦瑶跟苏婉莹两个人回来后,收拾一下东西则从医院回来离开了。

车里。

傅铭哲和傅梦瑶两兄妹沉默不语,傅梦瑶看了看傅铭哲脸上还有些生气的表情不敢说什么,傅铭哲知道她时不时看着他,傅铭哲转身过来看傅梦瑶问道:“瑶瑶,告诉大哥昨晚发生了什么?”

傅梦瑶实话实说的说道:“大哥,我,,昨晚我出去跟合作伙伴吃过饭回去家途中,路过一个红绿灯路上,一辆黑色轿车突然冲出来,撞了我的车两下,所以就是我的手没回来之前受伤了,昨晚又受伤。”

傅铭哲听到傅梦瑶说完后想了想觉得很是可疑。

傅铭哲摸了摸傅梦瑶的头宠溺的语气道:“别怪大哥在医院对你凶!其实也是为你好,昨晚你没回家都很担心,找你找了一夜,都惊动外公家和其他三大家族里人帮忙找你。”

傅梦瑶低头一语不发。

傅铭哲把傅梦瑶送回家后,开始去找人调查昨晚发生的事情,以防万一再发生一次类似的事情。

傅梦瑶从医院里回到家里,把心里的压力和顾虑,以及对昨晚出车祸发生的事情产生怀疑。

她上楼洗漱去了。

洗漱后,她身着一身白色睡衣下楼到客厅里倒茶喝,傅夫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看到她下来后温柔的问道:“昨晚和谁一起吃晚餐吗?要是你在家了肯定不会出车祸。”

“昨晚喝一个合作伙伴吃饭,谈点公事。”她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嗯呢?”傅夫人抬头问道:“你这次有工作吗?不是回来休息吗?”

傅梦瑶端着自己的水杯从厨房出来,睡衣下的纤细脚裸露在空气中,穿着拖鞋,客厅里开着空调很是凉快。

冬天时客厅地上铺的都是地毯,开着空调,屋里很是暖和。

傅梦瑶刚刚在自己卧室里洗漱后出来屋里凉快但空调开大了,有点冷冷的。

“妈,你不知道合作伙伴公司第一次打电话我拒绝了,后来再打时,只能同意了。”傅梦瑶坐下来说道。

傅夫人微笑着说道:“嗯,你这现在受伤了,你可以谈工作,至于开始工作等你好了再说吧!不过要跟合作公司说说吧!”

傅梦瑶靠在沙发上说道:“我会和合作公司说的。”

茶几上放置着报纸与杂志,她拿起一本杂志翻了一下看到有逸辰公司接受采访的报道,这家公司真是在业内地位很高,很受大众欢迎,如日中天的感觉。

傅梦瑶以前听家里人有和这家公司合作的意愿。

她不难想到任何企业总是会花费大价钱请设计师,作曲家为他们设计产品,作曲。

虽然她不止一次为一家公司设计品牌或者作曲,可就逸辰公司而言,并没有合作过。

“妈,我想等这次工作结束后,好好休息一下,暂时不接工作了,放松一下比较好”傅梦瑶开口说道。

傅夫人听到后说:“既然想休息了,就休息了,如果那段时间有时间,我们一家人出去旅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