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暗藏杀机(1 / 2)

七月七号。

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色的光芒,耀得眼睛发亮。

一缕阳光直射到房间里,不仅照亮了房间,也照亮人的心田。

这天,天气晴朗,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格外心情愉快。

顾逸辰今天早起来打电话告诉苏瑾年,苏瑾年在家里等候着他过来了商量事情。

一路迎着阳光开到离苏瑾年别墅(家里)不远处的公园路口红绿灯停下来,顾逸辰把车里的音乐播放器打开后,里面放着舒缓心情的歌曲;名字叫《月光》钢琴声音感觉让人置身于世外桃源,让人感觉整个人心情十分愉快,放松下来了。

顾逸辰靠在座位椅背上,右手放在车窗边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道路堵车起来了,顾逸辰看向窗外,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顾逸辰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看着背影,微微笑了起来。

傅梦瑶身着黑色运动套装感觉有一道目光看着自己盯了很久,傅梦瑶转身看到后并没有看见人,傅梦瑶早晨起来出来到咖啡厅里买咖啡和点心;从咖啡厅出来后,傅梦瑶看到街道上车辆很多,行人很少,傅梦瑶转身回家后,这时候,一辆停在马路边上树旁边不远处的黑色轿车,阳光从大厦楼顶上照射下来,阳光照射轿车,可以看见黑色轿车被阳光照射得一片耀眼,可见轿车里一个身着黑色衬衫的男子看到女孩离去的背影,顾逸辰把车里的播放器关闭上。

整个人懒洋洋,显得很是悠闲,轮廓一如既往的显得精致容貌,他的眼睛很是好看,让人感觉很着迷。

顾逸辰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前方的堵车情况,看来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到达地点。

顾逸辰看到傅梦瑶想起的时候,手放在方向盘的地方轻敲一下,隔着马路道路,偶然想起在法国巴黎的一间咖啡厅里见到的女子,看来就是她了。

不过隐约听见她对面的人说道:“你这著名年轻女作曲家身份要是暴露了怎么办呢?”看来傅梦瑶的身份并不简单,不仅仅是著名设计师蒂娜(Tina)还有别的身份,确实年轻有为,隐藏了很多,不过她确实挺让自己很是好奇。

半小时后,前面堵车的情况道路通畅了,他开车前往了苏家别墅。

傅梦瑶回家后,换掉拖鞋进客厅后,本来想让佣人给自己倒杯咖啡,谁料道,管家走过来无奈的说道:“小姐,家里的咖啡机坏了,已经让人拿去修理,可能要等一两天。”

坐在沙发上的傅夫人招了招手喊傅梦瑶过来坐在旁边摸了摸她的说道:“家里咖啡机坏了,让厨房给你准备牛奶和饮料或者奶茶都可以的。”

傅梦瑶撇嘴道:“妈,我喝咖啡习惯了,尤其工作时候或者熬夜的时候,不喝一杯,没有精神。”

傅夫人温柔的笑着和管家说道:“管家,你看看父女两个人,都喜欢喝咖啡啊!”

管家脸上露出了笑容恭敬的说道“是的,夫人,而且少爷们也喜欢喝,可能是习惯成自然了。”

傅梦瑶在茶几上坐着吃着早餐,傅夫人一脸温柔的看着女儿。

今天天气很好,傅夫人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问道:“今天准备干嘛呢?”

傅梦瑶回答道:“答应了学长,给他写歌词,不能言而无信,我去作曲室里。”

傅夫人听到后点了点答应道嘱咐道:“瑶瑶,你的手还没有恢复好,注意别剧烈活动,不能使劲,要不然你的手恢复的慢。”

傅梦瑶听话的点了点头答应道。

傅梦瑶上楼去了作曲室作为曲去了。

傅夫人看到女儿的背影吩咐苏茜温和道:“小茜,吩咐下去,小姐在作曲室作曲,任何人不能打扰小姐。”

苏茜恭敬的说道:“是,小姐,我马上吩咐下去。”

傅夫人点了点头道。

二个小时后,傅梦瑶弄好后,想要去看看大舅舅。

傅梦瑶去了洗手间洗手后出来时,傅梦瑶拿起桌子的水杯喝水,傅梦瑶端着水杯不由得出神起来了,她一双灵气的眼睛看向桌子上的车钥匙,半眯着眼。

古董的茶几上整齐划一的摆放着物品,茶几上放着一个浅蓝色的花瓶,是一朵米兰茉莉花,闻着清新的花香可以让人放松疲劳;旁边放着一个iPad,旁边放着车钥匙。

傅梦瑶拿起iPad旁边的车钥匙看了看,发现上面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不一会儿,傅梦瑶想起来丢了一个钥匙扣,她的小圆球,不知道丢到那里了吗?

傅梦瑶眉头微微一皱,想了想钥匙扣跑那里去了。

她想了想出车祸前去的地方,广场,餐厅,家里,车里,别的地方自己也没去啊!

傅梦瑶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着,抱着胳膊在空调底下站着,有一丝凉意。

傅梦瑶叹气道,自己真的很喜欢那个钥匙扣,里面的女孩是自己的模样,而且钥匙扣的挂饰格外精致好看。

这个钥匙扣的来历是去年时去欧洲旅游时,拜访一个老前辈跟他去做公益时,公益的创办人专门自己动手做的送给她的礼物。

其实,这个钥匙扣可能在别人看来很普通的东西,但是对于自己很有纪念意义。

傅梦瑶坐在地上唉声叹气,突然想到是不是丢在餐厅里,辛亏大哥去过餐厅,有联系方式,傅梦瑶发短信给傅铭哲问了联系方式后,打电话给餐厅问问情况。

电话接通后,里面传来一句磁性的男生用英语打招呼道:“hello。”

傅梦瑶同样用英语打招呼道:“hello,mykeychainloserestaurant。”

里面的人说道:“yes,keychainquintMrgutake。”

傅梦瑶感谢道:“thankyou,bye!。”

里面的人说道:“bye!”

通话结束后,傅梦瑶站着起来了,知道自己的钥匙扣在顾逸辰那里后,傅梦瑶放心下来了,终于找到了。

傅梦瑶坐在椅子上歇会儿,想了想等他有空时去找他要来,至少还要欠他一顿饭。

苏家。

一栋富丽堂皇而又不失华丽的别墅

顾逸辰去了苏家找苏瑾年,进去时,苏瑾年坐在客厅上看报纸。

他拿着车钥匙熟稔闲闲喊道:“伯父,好久不见,你回来了啊!”

苏瑾年微笑着看着他,招手让他过来坐着。

“什么时候回来的吗?”苏瑾年问道。

“几天之前回来的”顾逸辰回答道。

苏瑾年哈哈大笑道:“我侄女也是刚刚从国外回来不久,昨晚她去接我和她爸爸的飞机。”

佣人端上来两杯咖啡,苏瑾年看到他不知道在想什么,抬眸看向他说道:“本来昨晚刚下飞机时要给你打电话,谁知道我家小公主来了,就事后给你打电话说声。”

顾逸辰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小公主”吗?看来挺宠着她的,不过想了想也是!傅夫人还没出嫁前在家里挺受宠,后来出嫁给后,备受夫家人宠爱,苏家和傅家这一辈只有两个女孩,一个叫苏婉莹,一个叫傅梦瑶,家里人都宠着她们。

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道。

苏瑾年跟顾逸辰谈起家常话说:“我家莹莹啊!都谈恋爱了,不得不说,我真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想想要是她出嫁了,心里很心酸,侄女比莹莹小两岁,关系很好像亲姐妹一样,莹莹很疼这个视若珍宝的妹妹。”

顾逸辰安静的坐着一边听着苏瑾年说着话。

两个人随后谈了正事,苏瑾年微笑着问他:“小辰,怎么想起来给我基金会捐钱吗?”

“我妈说的你办基金会,让我支持一下!”顾逸辰回答道。

苏瑾年笑了出来,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俊美文雅,脸上没有一丝皱褶,保养的极好;微笑着说道:“雯雯,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慈善事业啊!”

两个人坐着聊了会天后,顾逸辰离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