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请君入瓮(1 / 2)

七月八日。

清晨,黎明的曙光揭开了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晨光,迎来新的一天!

机场大厅里,大约十七八岁的女孩推着行李箱,一头及腰的黑色长发,身着碎花连衣裙,戴着一副黑色墨镜,蓬松的刘海下是一张精致的娃娃脸,长长的睫毛,她亮晶晶的眼睛如黑宝石般晶莹剔透,如清澈的河水般纯净,秀气的鼻子,樱桃小嘴,肌肤如凝脂,1.66身高,身着背着一个限量版包包。

上官彤懒洋洋伸了一个懒腰声音软软的、甜甜的喊道:“啊!我终于回来了!”

周围的人看着娃娃脸的女孩,不禁议论起来了。

“哇,这个女孩长的好可爱!”一个老奶奶慈祥看着她说道。

“好可爱啊!声音甜甜的”一个男子目不转精的看着说着,话落时被女友揪着耳朵拽走了。

这时候,机场发出一声惊讶声音,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轿车停在门口,从车里下来几个黑衣保镖走进来走到她身边恭敬的说道:“欢迎小姐回家!”

上官彤看向领头齐叔甜甜的嗓音说:“齐叔,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家里人呢?”

齐叔恭敬的说道:“小姐!你的性格还是没变!家里人都挺好,都念叨你呢?”

上官彤撇嘴道:“哼!瑶姐姐都没来接我啊!不高兴。”

齐叔眉头一皱不知道该不该说,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小姐,傅小姐她身体不舒服就没来了。”

上官彤惊讶的张开嘴巴,齐叔使了一下颜色,她不继续追问了。

保镖接过小姐的行李箱后在一旁恭敬的站着,齐叔看着甜美可爱的小姐,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齐叔走在小姐右前方四十五度的角度,为她开路道:“小姐,先回家吗?还是去看傅小姐。”

上官彤想了一下说道:“去傅家吧!看下她!不然我不放心。”

齐叔恭敬的点着头道,上车后,车子前往傅家的方向开去。

傅家。

主厅客厅。

傅夫人和傅梦瑶坐在沙发上,一个人看着时尚杂志,另一个人看着电视,气氛很是温馨。

这时候,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停在傅家别墅稳稳的停下来后,一双白色运动鞋下来后,甜甜的声音喊道:“干妈!瑶姐姐!我来了。”

上官彤一蹦一跳的跑进去后,屋里的傅夫人和傅梦瑶听到两个人相视一笑,傅夫人温柔的说道:“哈哈,是彤儿!”

上官彤进来后,沙发上的两个人站起来后,上官彤看到两个人抱住两个人说道:“干妈,瑶姐姐!”

傅夫人摸了摸上官彤的额头疼爱道:“彤儿,变成大美女了,放暑假回来了呀!”

上官彤点了点头回答道。

傅梦瑶看着上官彤,回想起小时候总是跟着自己的小女孩,现在长大了,漂亮了。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上官彤抱着傅梦瑶的手臂撒娇道:“瑶姐姐,你身体怎么了?额头还有伤口!”

傅梦瑶摸了摸上官彤的头宠溺的说:“出了点小意外。”

傅夫人对上官彤说明了情况,听完后,上官彤凶凶的说道:“谁吗?竟然这么胆大。”

傅夫人看到上官彤脸上嘟着嘴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傅梦瑶摸了摸上官彤圆圆的脸蛋温柔的笑道:“彤儿。”

上官彤呆萌的看着傅梦瑶,傅夫人喊道:“管家,让佣人端来一杯牛奶和点心。”

管家恭敬道:“是。”

不一会,佣人端来牛奶和点心,上官彤的脸上有个小小的酒窝,每次笑的时候就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上官彤吃着点心,傅梦瑶的目光温柔看着她,傅梦瑶跟傅夫人商量道:“妈,我有个好主意。”

“什么嘛?”傅夫人好奇的问道。

傅梦瑶微笑着回答道:“我们可以想个办法设计,请她入局,抓住她的把柄或者证据,让她自己付出代价,也可以以我为诱饵,引她出来,抓住她,这个办法可能有危险性。”

傅夫人思考了一会开口道:“你说这两种办法,前一种我赞同,后一种我感觉很危险,不能让你出事;瑶瑶,我觉得你可以等她出手时,那时候就是你出手的时候;这件事等晚上家里人回来商量一下说吧!”

傅梦瑶点了点头。

半小时后,上官彤离开傅家别墅回家了。

霍家别墅。

华丽与庄严的大门,挑高的大厅与气派十足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别墅里有主厅,偏厅,花园等等地方,走进别墅里,可见那耀眼的灯光照射眼睛睁不开,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黑色大理石铺的地板,明亮如镜子般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吊灯灯饰,玻璃的纯黑箱木桌子,进口的名牌沙发椅子,精美的雕塑书橱,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名人名画,穿过宽敞而寂静的长廊,内里的布局更加华丽豪华。

“吴嫂,齐叔他们去接小姐还没回来吗?真急人,不会出什么事吧!”霍老爷子(霍深)在大厅里来来回回的焦急的走着。

霍老夫人(莫珊)语气的不满的说道:“老头子,不要走来走去,弄的我们头晕。”

吴嫂安抚道:“老家主,别急,马上就回来。”

这时候,一个保镖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老家主,老夫人,小姐的车快来了。”

霍老爷子拄着拐杖满脸笑容说道:“是嘛?快,出去接。”

霍老夫人由佣人扶着往门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