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归来(1 / 1)

下班,苏蔓去宠物店转了转,给小家伙买了很多好吃的小饼干慰劳它。今天它的精神很好,见她过来还兴奋地摇着尾巴,伸出舌头舔舔她,很是热情。想到之前小家伙病怏怏的样子,时不时疼得厉害的时候会“哼哧哼哧”地叫唤,苏蔓心里一阵阵的心疼。现在好了,看见它慢慢恢复健康,苏蔓打心眼里感到高兴。

刚陪它玩了会,手机就响了,是他,一航。

“苏蔓,可以这样叫你吗?”手机里传来一航温柔磁性的嗓音。

“……可以。”苏蔓的心不自觉地又“砰砰”乱跳起来。

“我今天有事走不开,就不过去看它了。”一航有些沮丧。

“没事,你忙!其实,你不来也是可以的!”苏蔓有些小小的失落。

“…………”一航有半天的沉默。

苏蔓以为他挂了,准备收线。

“苏蔓,我现在不在本市……等我回来去看你,好吗?”一航犹小心翼翼的问。

苏蔓的心瞬间由阴转晴,脱口而出,“好,等你。”说出来才惊觉自己怎么如此唐突,竟说出这么暧昧的话?可是已成定局收不回来,他已经听到了。耳根发热,怎么办?她好想找个地洞。手机传来一航爽朗的笑声。

“你不要误会,我没什么意思,我……我的意思是……”苏蔓慌忙解释。

“没事,我懂。”一航一脸故作慷慨。

“…………”苏蔓无语,解释不清了,“啪”地挂了电话。好尴尬啊!要疯了。

一航都能想到苏蔓此时羞红的小脸,好想咬一口。

——————

这几天,苏蔓的生活看似平静,实质有了丝丝涟漪。时不时眼前晃荡的男人身影和魔女的纠缠不休,让她好头大。有时候埋怨她,说她太保守,不懂勾引男人啥的;有时候激励她,说她形象好,性格温柔似水,拿下男人就似小菜一盘。好不疯狂。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小家伙的伤势全好了,能跑能跳,活泼地不得了。

早上,苏蔓刚到公司,部门经理就找到了她,说会客厅有人找她。她心里本能的想,难道是他回来了?一想到他,苏蔓心里又是一片激荡。可是不对啊!他不会不说一声就来公司部门找她的。带着满心疑惑推开了会客室的门,一位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大概四十来岁的样子,一脸慈眉善目,笑意盈盈地望着她。

“你是苏小姐?”妇人温和的问。

“嗯,请问你是?”苏蔓疑惑的问。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感谢你的!”

“我?”

“我是小家伙的主人,谢谢你帮我照顾它这么久。事情的经过那位卓先生已经告诉我了,苏小姐,你是个善良的女子,你会有福报的。”妇人温和的说。

“哪……哪里?我只是碰巧路过,任谁遇到了都会伸出援手的。”听人夸她,苏蔓有些羞赧。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谢谢你。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收下。”妇人边说边拿出一个信封,里面是钱。

“阿姨,我不能收,举手之劳的事您何必破费?我是真心喜欢小家伙的,如果您真的想要感谢我的话,就让我经常去看看它吧!”苏蔓一脸郑重。

妇人一副了然点点头。留给她一个联络方式,微笑着走出门去。

——————

小家伙终于回家了,回到了它的主人身边,心里真心替它高兴,她的主人对它一定很好,同时也要感谢它,让她和他相遇……

晚上,苏蔓穿着睡衣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发呆。他们一个星期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在忙什么?早上的事让她很震惊,本来打算等小家伙好了再帮它找主人,他却不声不响的找到了,做事细心,面面俱到,让人无不刮目相看。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时时牵动着苏蔓渴望的心。

拨弄着手机,苏蔓骨气勇气给他发了个信息,“卓先生,这么晚不知道有没有打搅你,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小家伙回家了,感谢你这么忙还能抽时间分忧它的事。一切安顺,晚安!”放下手机准备回房睡觉,手机嘟嘟两声,是信息,是他?

苏蔓欣喜如狂,点开,“我在你楼下。”

短短几个字,让苏蔓不知所措,乱了呼吸。他回来了,还在她楼下,怎么办?下不下去见他?这么晚来,就是为了见她?只因之前承诺过她。想到这里,苏蔓胡乱套了件外套踢着拖鞋就直奔下楼。

楼下,苏蔓还在微微喘气,昏黄的路灯下男人修长的身影斜靠着车,风尘仆仆,一双深邃的眼睛直直盯着她的方向,好像要把她看透一样。苏蔓的小脸顿时一热,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心里暗暗懊恼,自己怎么这么冲动?至少要换件衣服下来,穿着睡衣算怎么回事?她会不会觉得自己不矜持?

一航慢慢向她走来,苏蔓有点慌了,忙开口:“你回来了?”

“…………”一航笑而不答,继续走,几乎是一步之遥。

“什么时候回来的?”几乎是反射性的就问,就是想阻止一航坚定沉稳而来的脚步。

“刚到。”一航叹息,停下了脚步,神情晦暗,声音里透着几分疲惫。苏蔓暗暗呼出口气,终于停下来了。

“……我以为你还要几天才回来。”

“离开太久了……”一航意味深长。

“小家伙回家了。”

“真的很感谢它让我们相遇。”一航眼神灼热。

“…………”

“苏蔓,我……”一航刚想说话,手机来电打断了他的话。

“嗯,到了,不用担心,好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也是。我也会想你的,拜拜!”

苏蔓的脚不自觉地后退一步,脸色泛白,她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好难受,不能呼吸了。原来他有女朋友,他怎么能有女朋友?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还好,现在知道的不晚,陷得不深,没想到自己过了二十几年刚情窦初开就被杀死在摇篮里,也好!也好!苏蔓不停地安慰自己,也难掩藏满眼落寞,她还是觉得很难过,怎么办?好委屈,好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