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表白(1 / 1)

一航接完电话,就见苏蔓一副失魂落魄的神情,顿时了然,有小小的欣喜,小小的心痛。

欣喜她对自己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幸好,不是只有自己暗自伤神。心痛她的难过都是他给予的,他是希望她开心的,如此美好的女子能为他徒添伤悲,他何德何能?

这几天,他人虽在G市,心却徘徊在她身边。

好怀恋她的温柔善良,婀娜的曼妙身影,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柔软的长发,温暖的笑脸,她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魅惑那么让人难以忘记,深深牵引他孤独的心。

从未如此想念过一个人,满心满眼都是她,思念成狂。

他觉得自己魔怔了,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却又是那么顺其自然。

他是飞行员,常年与白云星辰为伴,休息的时间少之又少,遇到紧急情况,还会几天几夜不能回家陪在她身边,和这样美好的女子在一起,他怀疑自己不能把最好的东西给她。

他不懂浪漫,不像其他男人那样时不时会给自己的女人出其不意的惊喜,不会说浪漫动情的话,去哄自己的女人开心。

性格使然,职业的造就,把他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单调乏味的男人,为了爱,他显然很自卑,没有信心。他好不甘,这几天的怅然若失,困扰着他。

飞行员是他从小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他一直很努力很坚持,经历多少挫折,付出多少汗水,他都不怕。二十八岁,就拥有六年的飞行经验,在别人眼中,自己年轻有为,表面风光无限,实质为了梦想,他忍受了多少寂寞难奈,只有自己能体会。

他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会遇到心动的女子,孤独余生。可是现在他失算了,爱上了眼前这个柔弱善良的女子,什么都不惧怕的他,却害怕失去她。

他想为爱博一次,就像当初不顾一切为了实现他的梦想一样。

—————

苏蔓慢慢转身,她想离开,离开这个男人的身边,跟他站在一起就觉得难受,呼吸他周边的氧气也让她感到窒息,他的世界没有她的位置。

一航好慌,他觉得必须要做点什么,他一把握住苏蔓芊细的手臂,好紧。

苏蔓慢慢回头,低头没有看他。

“苏蔓,我口渴了,为了来看你,我一直滴水未进。”一航声音黯哑。

“…………”

“不请我上去喝口水吗?”见她不语,他继续开口。

“……好,我家只有白开水,喝完就离开!孤男寡女待久不合适,何况你还有……女朋友。”提起这里,苏蔓眼神一暗。

一航神色也晦暗不明,嘴角却微微勾起。

—————

苏蔓的家在六楼。两人一前一后默默上楼,神色各异。声控灯随着沉沉的脚步一个个开启,发出昏黄朦胧的微光。

到了门口,两人都有点微喘,苏蔓径直开门走进去,没有理身后的一航,进厨房倒水。水很烫,有一滴溅到苏蔓白皙的手上,她微微皱眉,手再疼也没有心疼。走到客厅,一航还站在玄关处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要不要换鞋子,没有我穿的拖鞋。”一航扫了眼脚边可爱的女士毛绒拖鞋,抬头问她。

“……不用换了,只是喝一杯水的时间。”苏蔓愣了愣。

“哦!”

一航走到沙发前坐下,苏蔓把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去了卧室。把他一个人扔在客厅。

一航打量着这间小小的公寓,一房一厅居室,布置的很温馨,暖色调,就如她的人一样温暖。处处透着苏蔓身上的气息,发出淡淡的清香。一航深吸口气,真的很舒服,很喜欢。

他走到卧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半响,苏蔓开了门,神色已恢复如常。

“……我有话对你说,苏蔓。”一航深深看着她。

苏蔓不想出去,她怕她会失去理智的质问他,为什么有了女朋友还找那些弱智的借口接近她?现在又露出深情款款的样子为了哪般?和他呆在一起就觉得呼吸困难。

“刚刚打电话的是我妈,她病了,我这几天回家就是去照顾她,我爸早就不在了,都是她含辛茹苦一手一脚把我拉扯大。”一航叹一口气继续道:“我为了梦想远离他乡,孝心尽的少之又少,她从不怪我,还激励我,她知道飞行是我的毕生追求,我真的亏欠她很多很多……苏蔓,你能理解我吗?”一航神色暗淡。

苏蔓心里震惊,原来他是为了妈妈。相比之下,她太无理取闹了,她有点讨厌自己。

“…………”苏蔓微微点头。

“苏蔓,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直徘徊在我眼前,我想……我对你动心了。”一航的脸很红。

苏蔓呼吸一紧,心跳到了嗓子眼。不知该怎么面对他,她猛地关上门,背靠着门,心跳如雷。想到他只与自己一门之隔,喜极而泣。原来,他爱的是自己,不是自己自作多情,他没有女朋友。苏蔓眼前朦胧一片,眼泪缓缓而流。有欣喜,也有委屈。

一航很诧异,没想到自己的表白换来的是苏蔓紧闭的房门,愣了愣,有些心灰意冷。他不顾一切,“苏蔓,我的职业注定我没有过多的时间来陪你;我不懂浪漫,没有情调,不会甜言蜜语,我自己都嫌弃我自己,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都打算孤独余生,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那么美好善良,我…………”

房门猛地开启,打断了一航的话。苏蔓满脸泪痕,楚楚可怜的望着他,他心里一震。

“谁说你不懂浪漫,没有情调,不会甜言蜜语,配不上我?对于我来说这就是世上最美的甜言蜜语,这个世界上,没有谁配不上谁,只有谁喜不喜欢谁。我喜欢的不是这些表象的东西,你没有时间,我有,我会等你有时间,珍惜时间……”

苏蔓几乎是怒吼着说完这一切,控诉着他的种种自卑。

一航震惊的无法言语,苏蔓的话推翻了一航心里的层层心墙。他颤抖的伸出手拭去苏蔓脸上的泪,一把将她拥在怀里,小心翼翼,深深嗅着她身上的体香,美好不言而喻。

苏蔓也抬起手,紧紧的抱着一航精瘦的腰,这是他喜欢的男人啊!好想时间停止,就这么一直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