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一次(1 / 1)

苏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航已经醒了,他静静地坐在*头,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因为昨晚的噩梦,苏蔓的睡眠质量并不高,虽是虚惊一场,现在想来仍是心有余悸,起的有些晚也在情理之中。只是一航的眼神怎么这么让人坐立难安呢?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一点也不刺眼。打在一航俊朗的脸上,发出莹莹光圈。就好像他是从晨光里而来,飘然若仙,感觉那么的不真实。

一航瞧见她醒了,随意的换了个姿势,堪堪遮住下面的薄被被他一卷,苏蔓身上的*印记便露了出来,他脸上露出了颇无奈的笑。

是的,昨晚上,一航躺*上以后,就跟往常一样相拥而眠。两人都毫无睡意,苏蔓睁着一双灵动大眼躺在一航怀里,真的好温暖安心,也许这就是一航在与不在的区别。

而一航则在为刚刚的事耿耿于怀,对于自己作息时间的问题,他真的很苦恼。他想陪着苏蔓,他想跟她结婚,他不想她始终一味的孤独等候,这样的迫切心情教他情何以堪?这种日子到底怎样才能得到改善?难道真的要放弃梦想?

经过那一梦,和这几天的疯狂思念,苏蔓觉得她的心已渐渐沦陷,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完全做好了接纳一航的准备,她不想再等了,也不想一航再忍受身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她想完全拥有他,她不想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想到这里,窝在一航怀里的苏蔓,大着胆子慢慢的将手从一航的腰肢移到他的胸前,那缓慢的速度极尽*。心砰砰的跳,惶惶的,紧张之极。

一航感觉到了苏蔓的动作,*的*渐渐舒醒。他咽了咽口水,这丫头怎么了?今天很不同寻常,难道她想*他?

他一把按住苏蔓在身上作怪的手,努力地克制自己,压低了声音:“别再动了。”

苏蔓被一航这样一喝止,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脸上有着淡淡的红。

一航慢慢地离开她,环抱的温暖骤然消失,让她潜意思里的期待全部清空,就在他转身要下*的瞬间,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她忽然从后面抱着他的腰,脸贴着他浑厚的背脊,低低地软软的说:“一航,你别走……别走……”

他的身体徒然绷紧,握着她的手有些用力,依旧克制着自己:“我不走,只是去趟洗手间。:他不希望她因为一时的意乱情迷而后悔。

苏蔓却揉得他更紧,语气坚定地说了一个“不”字。

他敛起眉眼,问她:“你知道自己在做说什么吗?”

她颤颤地点头,她很清楚,她要他。

所有的理智在瞬间被瓦解。

苏蔓给一航压在那张大*上,*是柔软的,温暖的,而压在她身上将她紧紧抱着的身体是坚硬而蓄满了力量的,然她觉得自己是那样柔弱不堪一击。

电视小说上看得多了,可是没有实践过,夫妻之事对苏蔓来说是陌生而又神秘的,此刻她很紧张,不知所措。她睁大眼睛望着近在咫尺那黝黑又俊朗的脸庞,他那深邃的黑眸闪烁着灼灼的光芒,呼吸粗重凌乱。

一航俯下身轻柔地吻上她的唇,渐渐的,由浅极深。她仿佛被抽走全身的力量,只能闭着眼,颤粟地攀着他的肩,一心一意回吻着他,两人摸索着胡乱去除身上早已不必要的束缚,像是急于发生些什么一样。

对于两个新手来说吻什么的还可以说得过去,可是这最后一步倒是让两人土崩瓦解,无从下手了。

苏蔓的指甲狠狠划着一航光裸的后背,留下不堪忍受的疼痛痕迹。

一航的额头上也沁出汗珠,他的状况并没有比苏蔓好很多。一方面,他不能忽视自己对苏蔓的渴求,而另一方面,苏蔓的接受程度,自己还需要时时刻刻的顾及。

就在一航要直奔主题的时候,苏蔓却避开他的吻,声音不稳道:“唔……灯,关灯……”

一航伸手将*头的灯关了,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许久后,黑暗中传来一航粗重又急切的声音:“我们开灯好吗?”

“唔……不行……”苏蔓抱紧身上满身汗水的男人,坚决不开灯,她可是很传统害羞的,第一次开着灯做,想来都羞人,捂脸。

一航只得抹黑继续,可是苏蔓怕疼,身体僵硬不说,还看不到该看的地方,自己也没有个准头,实在很难把握啊!捣鼓了半天愣是没有突破成功,现在一航太后悔自己之前没有早点学习领悟这方面的知识,肠子都悔青了。一航有些气馁翻身倒在苏蔓身旁,粗粗的喘气。苏蔓也大口呼吸,觉得这事怎么这么难?

许久后两人的呼吸都平稳下来,苏蔓转身,伸手点了点一航的手臂,小声试探的吻一航:“那个,你……这是第一次?”

一航也翻身跟苏蔓面对面,长臂一捞将苏蔓搂在怀里,低低沉沉的声音也在黑暗中响起:“你,也是第一次?”

明知故问嘛!要不是第一次,他还能败下阵来?不行,这次太丢人,失误失误,下次得好好研究研究,这可是关系到两人的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