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集体会议(1 / 1)

人靠衣装这个词,用在今天的李薇身上,确实是再合适不过,因为穿上正装的她和以往相比,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

以往的她,就只是个普普通通、再平凡不过的大学生形象,但今日这职业装一穿上、且不说整个人看起来成熟、知性了很多,包括气质上也截然不同了。

当然,李薇不是周琳琳那种五官上也长得非常精致的美。

她是胜在给人一种非常淳朴自然,甚至有点柔弱、想让人对她升起保护欲的美。

即便她的身高在南方,实在是很难小鸟依人……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现在就去家具市场。”

黄守真见李薇今天果然穿了正装过来,满意地点点头,但除此外,他就没什么其它层面的多余反应了。

以他的见识及曾经所达到过的位置,像什么商界女总裁、女精英之类的,甚至包括一些女明星,他曾经都在设计项目上有过合作,早就见司空见惯了,自然不会对李薇感到有什么惊讶的。

再就是,他给李薇买衣服,也纯粹是为了事务所的工作需求,而不是对她图谋不轨,想玩什么下作的角色扮演游戏。

毕竟以对方现在的经济条件,肯定是买不起这些衣服的,只能他负责掏腰包。

对于商业上的应酬,有些表面功夫是不得不做的,这等于是建立事务所的形象问题,黄守真既然选择对方来做软装设计师的未来培养对象,那么在前期在她身上进行一定的经济投资,这本是无可避免的事。

李薇听到黄守真的话,赶紧拿起自己位置上、在昨天下午已经就提前准备好的所有文件资料,然后糯糯地道:“好、好的,我都准备好了……”

黄守真见状,便不再多说什么,转头又对旁边的许凡和叶海文二人说道:“老叶、凡哥,你们俩也一起去。

我们今天要给张桂芳姐弟俩家的别墅挑选家具,这两个项目本是由你们负责制图的,所以一起过去学习一下在项目完成后,该如何给客户挑选软装上的搭配。”

许凡二人闻此,自然不敢有二话,便又关掉了刚刚才打开的电脑,然后跟黄守真一起离开了事务所。

四个多小时后,先帮姐姐张桂芳家选完家具的黄守真四人,由他们姐弟俩做东,一起到市区的某豪华餐厅吃了顿丰盛的午餐。

这还是黄守真第一次接受他们姐弟俩的宴请,而不像之前张舒怡家,他还没开始做设计呢,就先在对方家吃了海鲜大餐。

而解决完姐姐家的事情后,下午半天,黄守真四人才又帮弟弟张桂阳挑选家具,直到傍晚六点左右时,他才解决完所有事情。

当然,晚餐虽然张桂芳姐弟依旧想要请客,但黄守真是很有分寸的人,自然是笑着出言婉拒了。

“把两个别墅项目的软装采购放在同一天,确实是有点太累了,以后还是得分开采购……不过总算把他们姐弟俩家的大部分采购工作,提前做完了。”

黄守真回到车上后,先是喝了口车上备用的矿泉水、缓解了一下因说太多话而导致口干舌燥的喉咙,之后便转头对后座上跟着他逛了一整天的李薇问道:“今天我选定的所有家具,你都记完整、没有缺漏了吧?”

李薇闻此,赶紧把手中的物料表递给黄守真,“没、应该没遗漏,你今天说的那些,我都记上了,你看看吧……”

黄守真对待工作是非常认真的,当即伸手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物料表,然后仔仔细细、从头到尾都查看了一遍,才微微颔首道:“嗯,应该没什么问题,所有信息也都很完整。

行吧,那我们回去,今天忙了一整天,你们也都辛苦了,我请你们吃晚饭。”

黄守着说完,便把物料表递还给李薇,之后又对同坐在后排的叶海文调侃道:“老叶,你看看人家做的物料表,字迹写得有多端正。”

不料叶海文闻此,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

对于字丑的事,黄守真已经不止挑他一次毛病了,他之前还答应过对方要买字帖练习。

但很可惜,字帖他确实买了,但只练习了大概两三页就搁置到一旁、直接放着吃灰,再也没碰过了。

……

一周后,距离国庆节仅剩下两天时,黄守真召开事务所集体会议,让所有人到会议室参加此次的会议。

此次开会的内容一共有两项:

一是审核已经正式完成的甬城市项目的ppt设计概念文本。

二是分析由陈雷深化设计、以及3d效果图制作的服装实体店的最终设计效果。

陈雷是老员工了,外加整个设计深化过程本是由黄守真全程指导和跟进下来的,所以他对后者将服装店的设计效果拿出来分析,并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

不过对徐靖蓉而言,参加此次会议,她的心情就很紧张了。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当着所有人的面,公开展示自己在入职以来、近十几天所努力完成的工作成果。

虽说黄守真平时指点了她很多,并且事务所还有一模一样的设计文本供她借鉴和参考,但在整个工作过程中,始终有些磕磕绊绊的她,对自己此次完成的成果,却实在没什么自信。

原因在于,在课程上始终顺风顺水、且次次考班级第一,甚至还从三本院校成功转到了本部的她,突然发现当自己真的要把“作业”拿去商业使用时,她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没底气。

除此之外,她还清楚地认识到,原来职业和学业根本是两码事,并且对专业要求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幸运地是,在会议期间,黄守真虽然很直接、也很铁面无私地挑了她许多毛病和不足之处,但也充分肯定了她的很多优点。

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她在此次文本中,本是增加了很多属于自己的想法上的私货,大部分都被黄守真认可了。

这无疑是给她带来了莫大的鼓舞和自信,即便她很清楚,自己的那些想法其实一点也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