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早孕(1 / 1)

<>楚仪终于逃出来了,成功逃出来了!在吴家傲的不允许和吴母的不想放手中,楚仪逃出来了!

没化妆,没换衣服,一身睡衣驾驶黑色奔驰SUV,马不停蹄跑回妈妈怀里。妈妈我再也不回去了!

回想昨天,战战兢兢的感觉依旧那么强烈。吴母带楚仪去了吴家傲奶奶家,去奶奶家就没事了吗?想的美!吴家傲深知吴母的生活轨迹,一会儿就追了过来!砸门!又一阵砸门声!

吴家傲爷爷也大声呵斥:“家傲,你小子干嘛呢!”“开门!爷爷,叫景楚仪出来!”楚仪被吴母带进卧室,锁好房门。可是爷爷也根本阻止不了吴家傲,不知道是爷爷嫌拍门声太响,吵到了四邻,还是吴家傲想起了自己的钥匙。楚仪被吴家傲拉出来的时候,只看到爷爷气的一直咳嗽,咳得停不下来。

楚仪收起了一贯的温柔姿态,也没有用容易激怒对方的威胁报警的语言。而是很冷静的坚定的一句:“你,这是在干什么。”吴家傲显然也没想到楚仪如此的态度,略有收敛。也说了一句:“我们出去谈谈。”说罢,去发动车子。楚仪强装的镇定很快不够用了,求助的眼神看向同样强壮的吴父,示意地摇摇头。眼下,只怕只有吴父能管得了他了。谁知,吴父一句:“去吧!”

远近分的真清!到底是自己的孩子!竟然这样不顾别人的死活,现在把楚仪推给吴家傲,就没有想过结局吗!

还是要靠自己!楚仪心里滴血,脑子却非常冷静!

闹了半夜,吴家傲酒醒了大半,借着酒劲儿耍酒疯已然行不通了。何况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耍足了威风,更重要的是存单,他知道楚仪有存单!每每说起钱来,吴家傲总是反应快一拍。他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算盘:“楚仪是一定不能跑的,那自己的钱就落空了。求也不见得有用,毕竟刚刚打的挺狠!但是暴露出来一个弱点,景楚仪是象牙塔里长大的乖乖女,对付那些文明守法的人游刃有余。但是对于社会上的事情,一些个常见的打架斗殴都能吓着她,胆子还真是小!也许可以…”

接下来吴家傲开始教育楚仪:“想想你刚才做的事情,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这是我,如果激怒的是一个亡命之徒,你有没有想过后果!?”“我跟亡命之徒会有什么交集?我又不会一个人去什么偏僻的地方,也不会去夜店玩,连火车站都很少去。”“呵,太天真了吧!我亲眼看见过一个饭店的角落,两个女大学生被七八个混混嘴一堵,抬上了车。侮辱都是轻的,一般都直接卖到夜总会,一个月之后再见,全都老老实实坐台,眼底充满迷茫和无奈!”

“你怎么知道,还知道一个月以后什么样儿?编的吧!”“哎呀,大小姐,你太不知道社会的险恶了!有多少人,被杀了直接席子一卷,野外挖个坑就埋了。谁能知道是谁干的?!公安!?公安破案率百分之三十五都不到,还什么命案百分百破案,全是骗人的!骗的就是你这类人!要债公司追不回来钱的人,有多少,腿直接给打折,一辈子残废!”

像这些:“侮辱、卖、杀、腿打折”的字眼,吴家傲特意冲楚仪重重的强调。楚仪堂堂硕士,怎么会分不清真假,这么长时间相处,自然知道是吴家傲瞎编而已。但是迫于形势,只得故技重施,用钱安慰。

好不容易回到了那个所谓的家,天已经快亮了。折腾了一夜,大家都累坏了,楚仪也佯装很累,为了避免被怀疑,还换上了睡衣,卸了妆,喊吴家傲一起休息。其实在睡衣里藏了三百块钱,和一把车钥匙。

她什么都没带,只等吴家傲睡着。上天似乎总爱开玩笑,鞋都没换的楚仪拿着车钥匙,逃离了那个恐怖的“家”,然而找遍了小区,没有找到车!时间变得紧迫起来,楚仪按了一下开锁键,希望开锁声音能够给个提示,依然没用。只有一个地方没找了——单元楼口儿左边的死胡同,因为出车不好出,楚仪很少停这里,当然昨天大概是吴父停的。退回来,果然在!但是过去取车要再一次路过楼道口,哎,拼了!她用最快速度,最轻的脚步跑了过去!谢天谢地,上车了!

楚仪缩在自家被子里,跟妈妈描述自己遭到家暴,但是只说了被打耳光的部分,往下没说,她怕妈妈接受不了!

景母当然非常震惊!不敢相信女儿遭受了这么大的伤害!一边哭一边抱着宝贝不停说:“不怕,不怕,我这就给你爸打电话。”转身吩咐保姆,煮一盘楚仪最爱的水饺。

亲妈就是亲妈,都不用说,就知道你饿了。楚仪真的饿了,夹起饺子就是一口,“呀,今天的饺子放什么了?油花子味儿真浓,腻的很。”一阵恶心袭来,竟将半个饺子直接吐了。盘子也推的老远:“妈我是饿过劲儿了,反而吃不下,睡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