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门的心动(1 / 1)

<>莫伊伊在惊恐中度过了两日,每天都在小心着楼上,听着楼上的动静,以至于这几夜几乎都不敢睡觉。一闭眼就是张妈略带神秘的脸,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再者就是被“沙——沙——”声惊醒,可静听又什么声音也没有,辗转反侧的时候,感觉这夜是那么的漫长。第三日的早饭的时候,不再是莫伊伊一个人吃了,宫一行和宫铭都回来吃早饭了。当两个大男人同时抬起头来看着走到饭桌边的莫伊伊的时候,都怔住了,她的头发有些凌乱,眼圈黑黑的,哪还有一开始的娇艳。莫伊伊也是一愣,没想到他们能回来,就慵懒地下来吃饭了,一看到桌旁的两个男人,她也是一愣,而且最糟糕的是那个曾让她“动心”的宫铭也在,可现在这种局面,再退回去化妆恐怕晚了,索性问了声好,就坐下吃饭了。此时的宫铭略带笑意地看了看他的父亲宫一行,好似在说:“爸爸,你不是20多年不近女色,现在却是怎么啦?看把人家小姑娘折磨的!”宫一行好像似看懂了儿子的眼神,很是生气,用略带无辜又掺杂着责备的眼神示意宫铭赶紧吃饭。而对于这两个男人的眼神的交战莫伊伊还真是浑然不知,只是埋头用餐。

饭后,宫一行先行离开,莫伊伊刚想走,宫铭开口了:“那个,咳咳……”,因为宫铭实在叫不出来“小妈”这个称呼,莫伊伊停下脚步,怯怯地看着宫铭,“爸爸,让我跟你回你家一趟,也算是回门,你赶紧去准备一下。”莫伊伊有些失望,只是“噢”了一声就上楼准备了。

半个小时后,坐在客厅里的宫铭正对着楼梯,当他抬头的时候,可以说被惊艳了。一袭浅蓝的连衣裙衬着皙白如雪的肌肤、腰间的束带让整个人凹凸有致,从下往上看,胸以下全是腿,再往上看,那修长白皙的脖子,那坚挺的锁骨,随着呼吸慢慢跳动的脉搏,真想令人跑上前去,狠狠地亲上一口,再或者是咬上一口。看着呆神的宫铭,莫伊伊故意把高跟鞋踩出响亮的声音,以此来驱赶走宫铭满脸的色相。宫铭回过神来的时候,盯着莫伊伊那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时,反而流露出几分鄙夷与厌弃,在他看来商业界的拜金女何必要装的这么单纯,莫伊伊也是对宫铭的改变感到莫名其妙。

一路上,两人被封闭在豪车的密闭空间里,却两相沉默,莫伊伊看了一会窗外的风景,就有些困意,这几天真的没好好睡过,现在逃离了那个房间,现在旁边还有人“陪着”,正好可以安心地睡了。车子一个左转,就把熟睡中的莫伊伊甩到了宫铭的身上,宫铭厌弃地推了推她,冷冷地提醒到:“要守妇道!”,迷迷糊糊中的莫伊伊根本没听清宫铭在说什么,就嗯嗯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睡了,宫铭从后视镜中观察着这个“拜金女”,嫌弃地摇了摇头。

当莫伊伊再次醒来的时候,车已经到了她家,她是被宫铭推醒的,然后,就看见莫正南“热情”地站在公寓门口,莫伊伊对这个把她卖进“火坑”的爸爸,很是恼火,想扇他个嘴巴、想吐他一口痰、想朝着他的心口给他一记硬拳、想要趁机逃离宫家、也离开莫家,正想开车门下去打人和逃跑的时候,就看见宫铭很绅士地帮她开了车门,一手护着莫伊伊的头,一只手伸过来搀扶她,眼里尽是笑意,莫伊伊对这假惺惺又很突然的殷勤惊了一下,直直地盯着宫铭,不知说什么,而宫铭却温柔地说:“小妈,您该下车了。”莫伊伊看着宫铭那无公害的笑脸,听着他的呼唤,真的是云里雾里的,刚才的愤怒也融化在宫铭假惺惺的笑意里,她不是花痴女,可她就是抗拒不了宫铭的那张脸,虽是假笑,但是心里还是有点高兴,无论他装出什么表情的,无论他称呼自己什么,莫伊伊的心总归是被他降服了,她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她要回到宫家,她要陪着宫铭演好这出戏,即使逃不掉当他小妈的命运,她也不想错过能和他面对面吃饭的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