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威逼利诱(1 / 1)

<>莫氏公馆中,莫正南在莫伊伊走后,伪善的嘴脸早已撤去,恶狠狠地来到关押莫伊伊的母亲舒雅的房间,看到挣扎的她,很是恼火,反手就是两个耳光,舒雅的嘴角流血,只能透过凌乱的头发,恶狠狠地盯着莫正南。莫正南捏紧她的下巴,很是暧昧地说:“你这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更——有——兴——趣——了!”高舒雅厌恶地扭动着头,吐了他一脸带血的口水,莫正南拿出纸巾慢慢地擦拭着,幽幽地说道:“当初,你是不是凭着这股泼辣劲才勾引到他的?”舒雅羞愧且痛苦地低下头,良久道:“无耻!”怎奈这一句话却激怒了莫正南,“无耻?我无耻?是谁给我戴了绿帽子,是谁的野种在我的家里白养了18年?”说完,愤怒地把手中的东西砸向舒雅的脸,听到他提到以前,舒雅真的是有点悔恨交加,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错啊,这18年来,她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只为了维护心中的那个人,才被莫正南抓住把柄,陷入了他的辖制中,说起来都是辛酸的泪水。“你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对我的追求视而不见,硬是上了他的床,怀了他的种,可最终他还不是左拥右抱,生意做的如日中天,你在他的哪里?”可能戳中了舒雅的痛楚,她疯子一般的喊道:“住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莫正南也很愤怒,揪住她的头发,扬起她的头,恶狠狠地大笑道:“报应,这都是你应得的,乖乖地听老子的话,否则我会让他身败名裂……”扔开她的头,心里却感觉舒雅很是肮脏,赶紧擦拭手掌道:“你这个贱女人,这都是报应,还有你的那个野种……”舒雅紧张地道:“你不准动伊伊,你不准动伊伊!”“好啊,我可以先留着你和她的野种,你看我给她找了一个多么好的人家,简直是郎才女貌啊!”莫正南将错就错地哄骗舒雅,而舒雅也真的相信了,她的女儿嫁给了那个英俊少年,过上了少奶奶的生活,心中总是还是有些许欣慰的,而莫正南抓住了舒雅情绪上这稍微的改变,赶紧柔声道:”舒雅,现在我们和一个大集团争一个海外订单,我处于劣势,但只要你能出马,我相信一定能扭转局面!“舒雅盯着他道”你还想利用我到什么时候?“”最后一件,我保证事后,你可以去天南海北,我们两清。“听完这是最后一件事,舒雅稍稍心动,莫正南趁势攻击:”想想他,想想你们伊伊,想想今后的天南海北自由自在……“没等他说完,舒雅很爽快地就答应他了。莫正南得意地笑了,可舒雅却没有看出他眼角阴森的成分。

莫正南走后,舒雅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她心中的那个人,18年未见,他的脸在她的记忆中好像都模糊了,可她的心依然在他的身上,如果不是他年轻气盛,愤怒下犯下了错,而正好被莫正南看见,成了能让他身败名裂的把柄,她又怎么能下嫁给这个和流氓无异,却又对有着经商天赋的自己穷追不舍的莫正南,从开始的白手起家,到现在的偶尔帮他”摆平“一些客户,他的哪样成就,没有她舒雅的帮忙,可是莫正南的翅膀越来越硬,她就越没有地位,流落到今天的地步,可以说是自作自受。可是,这个半老的美人还真是心有不甘,于是在嫁给莫正南之后,莫正南把她当作圣洁的天使供着,从来没有碰过她的时候,她偷偷地找到心中始终放不下的他,怀上了伊伊,可那个人还是娶了妻,而自己又给莫正南戴了绿帽子,有着洁癖的莫正南再也不碰她了,这一步步的差错,让她痛苦不堪,后来,她就彻底彻底地沉迷于这灯红酒绿的生活中,成了伊伊眼中的“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母亲,为的只是忘记痛苦,却不成想却与伊伊疏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