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1 / 2)

<>“可是王爷,属下不明白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

花羽醉白他一眼,忽而朝他勾勾手指头,示意他耳朵贴过来。

大山呆愣愣的伏身,一股好闻的清香入鼻。

只听花羽醉低声道:“还记得不,本王不是有个未婚妻嘛!不买点东西,怎么讨别人小姑娘欢心!”

大山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对对对,在王爷六岁那年,就与丞相家的那大小姐订婚约了,如今王爷都十五了,那大小姐比王爷小两岁,也该婚嫁了!

“说你蠢,你还真蠢。”花羽醉借机敲了下大山的脑袋,没想到,这一敲,敲得她虎口发麻,反观大山,一点事儿都没有。

花羽醉瘪瘪嘴,头一扭,大步向前。

“诶,王爷,你怎么啦?”一脸不知所措的大山几步追上。

“柔儿,下来透透气吧,都怪你爹,这个时候和别人叙什么旧。”

前方传来一个温柔又不失大气的声音。

花羽醉眉头一挑,看向前方。

是一个穿着华丽,仪态优雅端庄的美少妇。

旁边停着一个花轿子。

微风抚过,掀起珠帘,一只素白的柔夷从里面伸出,轻握住奴仆的手,身体向外挪出。

粉色的裙角漾出,上面绣的几支桃花娇艳欲滴,摇曳生姿。

三千青丝绾与脑后,一支桃花样式的簪子轻扣于耳边。

面带浅笑,仪态万千,优雅端庄。

我擦!这小姐姐长真好看啊。

以上,是花羽醉所想。

怎么办,看她们这样子,一定是某位富贵,要不要叫王爷结识一下?

以上,是大山所想。

但是,美女多灾祸。

这不,碧柔儿刚下马车,这脚底突然打滑,顿时间,重心不稳。

衣袂翻飞,桃花留影。

“啊一一”

这时,大山感觉身边刮过一阵风,扭头一看,空无一人。

该不会是……

一道闪电般的黑影冲过来,暗色的大褂被风卷起,里面的月白色烫金边衣摆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弧,落地,风止。

花羽醉一只手撑着地面,另一只托住少女的后脑,四目相对,擦出火花,不过……这只是单向的。

碧柔儿只觉脸上痒痒的,是“少年”微垂下来的发丝,“少年”整个身体都伏在她的身上,只以双膝支撑。

这样的姿势,令碧柔儿心湖一漾,娇羞的低下头,不敢再看“少年”那双上挑的眸眼。

那双眼,太过于勾魂。

而花羽醉此刻脑子里只有一句话,这小姐姐的胸发育的真不错。

旁边被惊地一怔一怔的季氏快一步回过神来。

“柔,柔儿,你没事吧?”她把地上不知所措的女儿拉起来,结结巴巴地问到。

碧柔儿这么多年来的教养使她很快回到正轨,她连忙支起身来,拉住季氏的手,报以安心一笑,“我没事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