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 2)

<>花羽醉勾唇一笑,扯出几分魅惑,朝花羽兮举杯。

然后,猛地仰头,那杯满上的烈酒被她尽数吞入腹中,少许酒液从嘴角滑落,沿着光滑白皙的脖颈,流入衣领,隐去踪迹。

这动作,潇洒干练,属于上位者的霸气显露无遗。

让一些一直暗中观察花羽醉的人,都难以置信。

什么时候,这位病王似乎不一样了。

什么时候,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了。

或许是干了这么烈的酒,或许是心中那股无名的憋屈作祟,花羽醉在此刻,终于找到了以前的感觉。

说实话,这几日,她皆是在懵懂与清醒中转换不定。

多亏了这杯酒,让她终于真正做回自己。

那么,病王之命,在此刻,将被她彻底扭转!

大殿上交谈的声音在此时小了一些。

大家都感觉,似乎有什么在发生改变。

无人留意到,那高高在上皇帝,双鬓已全然被汗水透湿。

六弟这个细微的变化,竟令他看不透,好像有什么,正悄悄脱离他的掌控了。

这种感觉,不太好。

不行,一定要做些什么。

“咳。”皇帝清咳一声,向大家示意他要开口说话了。

“众位,今日,是朕为六弟举办的庆祝宴会,朕也安排了很多节目,接下来,大家就好好玩吧!”

“吾皇圣贤!”

一排排舞姬从外面缓缓入内,穿着盛大的裙摆,扭动着纤细的腰肢。

花羽醉单手支撑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

为什么,她感觉这些舞姬都在朝她抛媚眼呢?

事实证明,她的感觉是正确的。

这些舞姬,越跳越往她这来。

众人皆看出些许蹊跷。

花羽醉突然一声笑出,目光毫不掩饰地投向上方一一皇帝花云详。

就在这时,守在门外的太监高喊一声,“丞相大人,携带其妻、其长女,前来拜贺。”

花羽醉眉心一挑,未婚妻来了啊。

一个国字脸的高大的男子携带着笑容走了进来,在大殿中央向皇上行礼,“圣上恕罪,臣碧空海耽误了些时辰。”

花云详哈哈大笑,“没事的爱卿,今天例外。”

“吾皇仁慈。”

“这位,是臣那结发之妻,这位,是臣那上不得台面的长女。”

“哈哈,碧大小姐如此端庄得体,何来上不得台面之说?”

碧柔儿轻轻一笑,“谢皇上赏识。”

哦呦,花羽醉真是有点意外,这位不是她刚刚碰到的那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