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1 / 2)

<>“呵呵,皇弟说笑了,朕怎么会怪皇弟呢?这些美人……不要也罢。”花云详变脸速度那叫个快,一转眼笑容就变得和蔼,“那就看下一个节目吧!”

一舞姬们飘飘洒洒地退下,一群****着上身的壮汉取而代之。

“这是要表演什么?”

“不知道啊?”

底下的人们议论纷纷。

花羽醉似不经意瞄去一眼,又移开目光,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

原来,好戏在这呀,不过,要令他失望了。

“啊呀呀呀!”领头的抡起手中的重锤,往地上猛地一击,地面有些许裂开。

后有人一下跳起,踩在领头的背上,拔出锋利的剑。

那人手心里冒出点点金光,金光如藤蔓般爬上剑身,直至剑尖。

“仙术?”

“难道是仙术表演?”

那人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剑光留影,金光耀耀。

原地其他人跟着舞起来,是同样的金光。

最后,收尾。

空中的金光并未散去,组合成两个金字:祥龙。

祥龙,祥龙。

这之中不仅有为六王爷祥瑞祝福,还有一层,便是说他花云祥,天龙所属。

……

一时间,竟无人开口。但僵局,总要有人来打破。

“好,好啊!”一个身份明显不低的官员站了起来,大笑着拍拍手,“圣上安排的真是好看啊!”

这,便是当初力挺花云祥上位的尚书当机子,当大人。

她有预感,这场表演是冲着她来的。

果不其然。

“其实朕这是为六弟精心准备的。”

挑到她头上来了,不回礼可不礼貌。

花羽醉站起身来,苍白的面容上浮起一抹笑,如月的少年,美得宛如天神。

微微弯腰,拂袖,“皇兄煞费苦心了,羽醉……很喜欢。”

“哈哈哈,这就好这就好。”花云祥哈哈大笑着,眼中却是满满的鄙夷,

“看得方才的表演,朕,又想起六弟从小体弱,修炼不得仙术,真是遗憾。”

花羽醉闻言,只是笑笑,遗憾我怎么还没死呢。

他这时指出她不能修炼这一点,无非就是让那些刚刚对她有改观的大臣们“醒悟”过来,无论怎么,她都是废柴病王一个。

算盘打得真好。

“你们的表演甚好,提一个要求吧!朕可以满足你们。”

“谢皇上。草民……的确有一个请求,只是,不知能不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