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 2)

<>“今天,你一直在出神。母亲知道,你对六王有意。”

“母,母亲,我……”碧柔儿双颊粉若桃红,想解释点什么却舌头打结。

季氏无奈一笑,“柔儿,你想什么母亲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只是,你是丞相府的大小姐,是未来的皇后,命中注定嫁给皇帝。纵使他六王如何优秀,却不能修炼,皇位于他,高不可攀。”

“柔儿……唉。”

“大胆!”皇上猛地一拍桌子,“唰”地站起来,龙颜大怒,“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花羽醉:呵呵。

“草民……”

“无妨。”花羽醉开口,顺便靠在椅背上,“皇兄不必如此,让他有什么就说嘛,本王……就喜欢听大实话。”

那壮汉愣了一下,之后和上面同样摸不清头脑的花云祥交换了下眼神。

花云祥看着他这个许久未见的六弟,一时不知他是真傻还是假傻。

花羽醉突然抬头,对上他的目光,花云祥下意识的错开眼神,又觉得不对。

他堂堂一个皇上,居然不敢和一个病王直视?

这真是,说出去滑天下之大稽!

“说吧。本王听着。”花羽醉勾起一抹邪肆的笑。

同时,花云祥也点点头,示意底下那壮汉根据原计划来。

壮汉略有迟疑,不过还是开口,“草民……想,想和六王爷打,哦不,是切磋切磋。”

花羽醉撩撩衣袍,站起身来,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她走出席位,腰斜靠在桌席上。

“切磋嘛……可以啊,本王就喜欢切磋。”

老臣们皆是惊讶,六王还真应了啊!

壮汉也没料到她居然会答应,不知如何处理。

你说应了吧,这别人再废材也是个王爷,万一切磋切磋切出了什么差错,他有一万个脑袋都赔不起吧?

你说这不应呢,那不是自打自脸么?到时皇帝万一舍弃他了,换个主意要和六王搞好关系,那他有一万个脑袋都不够砍吧?

“还愣着干嘛,来啊!”思绪翻涌之间,壮汉抬起头来,花羽醉已经站到了他的对面,还把袖子都撸起来了,冲着他要喝。

“我……我”壮汉迟疑地后退一步。

“我屁啊我!”

……花羽醉赶忙捂起小嘴,妈妈的,说错话了吧这破嘴。

趁着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花羽醉轻咳一声,“本王的意思是,你无需多言。”

嗯,一定是他们刚刚听错了,老臣们互相点点头。

“既然如此,因为王爷不会仙术,那草民便也不用仙术,且,草民只用一只手。”

“咳。这样真的好吗?”花羽醉伸手按住自己将要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