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2 / 2)

白天旋停住脚步,朝花羽醉抱拳,“那王爷,请吧。”

花羽醉点点头,错过他走入殿内。

大山正欲跟上,白天旋喝道,“止步。”

花羽醉挑挑眉,只听白天旋有板有眼地道,“陛下只传了六王爷,其他一律闲杂人等,需请示陛下。”

“你……”大山又急又气,“我怎么会算闲杂人等?”

“陛下只传了六王爷。”

“你这个迂腐至极的人!顽固!”

“请自重!”

“老子……”

“大山。”花羽醉开口了,两双眼睛齐刷刷地盯过来,“你在外面等本王。”

“可是……”

“好了好了,本王不会有什么事的。”花羽醉无奈扶额,她以前怎么没发现大山这么粘人呢?

“哦。”大山闷声应道,极不情愿地退到一旁,目送那一抹紫色的身影,逐渐消失。

“老六来啦,赐座赐座。”

紫衣翩纤,墨发垂云,那双邪魅的凤眼微垂,几分漫不经心。

“臣弟向皇兄问好。”花羽醉如是说,低头行礼之间,脸部线条柔软分明,一缕丝发垂蜒而下。

纵使知道他六弟生的似女子,长得本就秀气,却没想到,两三年未见,竟生的越发精致了。

“皇兄,皇兄,皇兄?”花羽醉连喊几声,疑惑花云祥在出神什么。

“不,不,没什么没什么,其实朕今日找你来,是有一声嘱托。”花云祥一下子回过神来,连忙聊着他所谓的“正事”。

“有什么,皇兄就说吧。”

“嗯……你记得西黎城发过一次大水吧?”

花羽醉轻咳一声,连忙搜索着原主留下的残缺的记忆。

“……是不是西固王府动用大量人力,财力治的那场大水?”

花云祥点点头,接着道,“西固王产下一女,封为西庆郡主。是这样的,三天后是她的成人礼,我们这边当然要祝贺祝贺。朕平日里政务繁忙,自是抽不得空,京城中就老三,你还有羽兮。

老三呢,又没什么空,羽兮也太小了,恰好老六你大病初愈,出去走走也好。所以朕觉得,让老六你去参加,你看,如何啊?”

话都讲到这样了,她要是推脱,便是会引起花云祥的不满,而花云祥也有了这个借口找她麻烦。

明知道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一去不复返,但她竟毫无退路。

她讨厌这样被动,任人宰割的自己,但在她还没有自保的能力下,她不能轻举妄动。

当下最要紧的不是明着对着干,而是应该让自己在这种条件下变的强大起来。

“臣弟正好好久未见西固王和觅熙妹妹了,去一趟,又何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