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1 / 1)

<>“轰——”灰马灵兽重重压下,四周荡起许多灰尘与枯枝。

兽眸中的混沌逐渐消去。

“哼”大家伙重重地打了个响鼻,甩甩脑袋,忽然一片清明,再没有之前那奇怪的感觉了,于是悠哉悠哉地走了。

不远处的树丛微动,几片叶子落地,一个人影很快闪过。

恰巧,那片被践踏成泥窝的里面,一块小石头被抛了出来,接着,泥浆动了动,“哗——”一坨不明物体站了起来,嫌弃地用手抓掉身上的泥巴。

果然还是会痛啊!花羽醉在心里咆哮着。一小团稍微能看出有一点紫色的泥巴团从她身上滚了下来,在地上抖抖毛。

天啊!这女人竟然想出这么烂的法子,玷污了他心爱的毛!

看着那只小家伙不停的在做稀奇古怪的动作,来把自己弄干净,伸长腰、抖抓子、滚树叶,小家伙的神情很是认真,却让花羽醉忍俊不禁,“噗”一声笑了出来。

小狐狸停止了动作,用爪子刨刨脸,一副严肃的样子看着花羽醉。

竟然敢嘲笑他?死女人,等本尊恢复些气力了好好教训你。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从这个地方走出去,找个人问问路。”花羽醉舔舔唇,她还真有点口渴。

毕竟她一点点仙力也没有,只是个凡人罢了,这一日三餐不吃会饿啊。

当务之急,还真是要走出这片林子。

下细看,这里竟隐隐透露出一股诡异,脚下的土地坑坑洼洼,全都是突出地面的树根或树藤,这里的植物都比外面生长的茂盛,苍青的藤蔓垂了一地,满树的枝丫,树桩却很矮。

植物太过茂盛,遮挡了天空,即使有阳光斑驳的撒进来,这片森林依旧是昏暗的,气温也应该与外界不同。

因为她还在王朝时,虽时不时挂来凉风,但天气还有些闷热。她穿这一身还算是穿多了。

自从她进入这片林子时,因为那头灵兽的缘故,一直在活动,而现在静静地走一段路了,才感觉丝丝的冷意。

想必到了晚上,还会更冷,她穿这一点衣服,恐怕会被冻伤吧。

“唉”花羽醉叹一口气,再度抱紧手中的狐狸,算了,现在的局势怎样想都没有用,她现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想干什么都有一定的限制。

等等,她这是在想什么!凤眸一下子寒光尽露,不对,不是她,是这片林子。

这片林子居然能影响人的情绪,令人消极怠工。

花羽醉眯了眯眼,环顾四周,妖冶的唇扯出一笑,一个严谨的训练计划在脑海里迅速码好。

无形的气场,悄然之间扩散,怀中的紫狐抖抖尾,狐眼一下子竖了起来。

刚刚,他感觉到了!是滟涟珠的本源之息,是从这个女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果然,就是她,获取了极品三巅之一——妖界的九夙滟涟珠。

但是……看上去这个女人并不知道这回事的样子,更别说如何去使用了。

可是,这些极品的宝贝们都是天地之源孕育出来的,早已有灵识存在,择主自是自己选择。

灵识不笨,既然选择了这个不能修炼的假王爷,那就说明,花羽醉肯定有什么奇特之处。

既然如此,那他就只好先替珠子守着着女人了,好在她只是个凡人,不过百年寿命。百年而已,于他而言不过弹指间,到时候,珠子就会归入无主状态,那时他就可以带走它了。

无主的灵器亦或是魔兵亦或是妖器,都会陷入一段沉睡之中,他那时再取走,易如反掌。

沉思中,花羽醉已经抱着他到了一个水潭边,昏黄的夕光星星点点地撒在他们身上。

花羽醉环顾四周,点点头,这倒暂时是个可以休息的好地方。

也许因为这有水源的原因,周围的都是草地,还开满了细碎的小花。

碧水清澈,生机盎然。

最奇特的是,水潭中央还宛着一朵未开的紫色莲花。

只此一朵,孤傲而清丽。

花羽醉就地坐了下来,把紫狐放在旁边的草绒绒的石头上,轻叹一口气,明天,要好好地整顿一下自己了,太久没活动,筋骨都软了。

紫狐也扫扫尾,疲倦涌上,他也累了。刚度完天劫的他,因找到了珠子兴奋了几天,刚刚想好了一切,急不得嘛,路要一步一步走,悬着的心一下子安稳下来,这才觉得,连个抬爪的气力都没了。

花羽醉看看小狐狸疲惫不堪的样子,浅笑一声。

大家都需要养精蓄锐了,明天,将会是修炼的开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