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棉袄不保暖了(1 / 2)

<>她被金钱冲昏了头脑,可月亮和月牙兄弟二人却还很清醒。

兄弟二人上前,问出了关键:“你让我娘亲给什么人看病?要是看不好又怎么说?”

姑苏子息微垂眼帘:“若治不好,也不怪罪你们,还会给你们一万两银子作为辛苦费。”

小星星撅着嘴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你总想杀我们,要我们怎么相信你嘛?”

她说着,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踮着脚尖,想要递到姑苏子息手里。

“这样吧,你把这粒毒药服下,我们要是安全呢,你也就安全了。”

姑苏子息沉默片刻,伸手揉了揉发痛的眉心。

随后,沉声答应:“好。”

听闻他这样说,小星星那皱成一团的小脸,转眼就笑开了。

她把那黑乎乎的药丸递到了姑苏子息手里,亲眼看着他服下。

随后,一家四口跟着姑苏子息一起进宫。

金碧辉煌的皇宫里,三小只一路嬉戏打闹,蹦蹦跳跳,吵得不可开交。

在来到一处宫殿前的时候,三小只忽然齐齐顿住了脚步,探着小脑袋往那宫殿里面看。

只见那宫殿的院子里架着一堆柴火,一个婴儿被放在柴火上,苦得嘶声力竭。

小星星见状,顿时变得气鼓鼓的:“大哥二哥,那些人要烧死一个小孩子耶!”

月星晚探着脑袋往里看,啧啧咂舌。

来的路上,姑苏子息也大概的跟她说了一下情况。

这琼楼宫里的池贵妃怀孕已有八月,前天,她被人刺杀受到惊吓,动了胎气。

今日,她早产分娩,生出了一个奇怪的男婴。

这男婴流出来的眼泪,是血红色的。

他因此被视作不祥之物,皇帝打算将其处以火刑。

“皇兄,我把神医带来了!还请皇兄容神医为小皇子诊断一番,再做定夺。”

姑苏子息抬脚进院子,扬声开口。

年轻的皇帝带着他的一众妃子坐在屋檐下,院子里,狼狈不堪的貌美女人拼命磕头,为自己的孩子求情。

当众人看到月星晚的时候,一个个都蒙了。

皇后带着几分嘲讽的开口:“这不是月家的傻子吗?摄政王,这就是名扬天下的半边月神医?你莫不是在戏耍我等?”

听闻她这话,月亮,月牙,月星兄妹三人首先不乐意了。

“你怎么能这样取笑人呢?我娘亲多多少少是有一点傻,但,医术还是很高超的!”

嗯?多多少少是有点傻?

月星晚听完兄妹三人的言论,差点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嗯,她的小棉袄开始不保暖了。

主位上的皇帝目光冰冷,眼神在姑苏子息和那个贵妃的身上游移。

“听闻这是三弟豪掷千金请来的大夫,有劳三弟为贵妃费心了!”

姑苏子息微垂下眼眸,拱手道:“这是皇兄你的第一位皇子,臣弟自当为皇室血脉尽心尽力。”

听着两人的谈话,月星晚察觉到了丝丝异常。

啧啧啧,贵圈真乱!

“月亮,去,把小皇子先抱下来让娘亲看看。”

月亮听到她的吩咐,直接飞身而起,迅速的把那小皇子从柴火堆上抱了下来。

月星晚接过小皇子一看,也实属被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