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环环算计与生活的真谛(1 / 1)

韩雨睿走进这个咖啡厅的时候,还在想回庄园的时候,怎么和白庭雪度过一个销魂的夜晚,可是离开的时候,完全是另外一个心境。

吹着外面的自然的冷风,韩雨睿才感觉自己刚刚要窒息了一样的感觉有所缓解。

莫承看到自家boss脸上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阴森恐怖的表情,大步走出了咖啡厅,那一瞬间莫承觉得自家boss可能是刚杀了人出来,自己都会去相信!

莫承还没来得及下车给韩雨睿开门,就看到韩雨睿上了车,哐的一声关紧了车门,用瘆人的声音报给自己一个地名。

司机又何尝不是和莫承一样,绷紧了全身的神经,朝着那个地方飞快而平稳的行驶了过去。司机觉得,这条路自己要是不能开出一个花来,就会被自家boss一枪崩死一样!

韩雨睿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了咖啡厅以后,白萱整个人如同脱力了一样的躺在了沙发上,害的咖啡厅的服务员以为刚刚凶神恶煞的离开的客人对白萱行凶肇事了一样,赶紧走进来查看白萱的情况。

白萱坐直了身子,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对着服务员摆了摆手。

服务员和店长都进来了,一脸懵逼的看着白萱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又都默默的出去了。

这都是什么客人啊,开店开久看,还真是长见识,什么人都有,简直吓死人了!

白萱坐在座椅上,缓了缓自己一身的冷汗,试想一下,要欺骗这样一个强大的男人,还成功的做的这么“出色”,肯定是急需要脑力有需要体力的一种折磨人的刑罚。

不过,很显然,自己想要的效果达成的非常完美,白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料事如神一样,准确的利用里自己手里掌握的消息狠狠的摆了白庭雪一道。

呵!精彩的还在后面呢,是时候,让自己那个便宜姐姐感受一下自己的手段了!

白萱从调查白庭雪的那一天开始,就找了一个十分出色的私家侦探跟踪白庭雪,在发现了伊斯瑞尔和白庭雪之间的事情之后,就找到了突破点,神不知鬼不觉的留下了这些照片。

如果伊斯瑞尔知道,自己的保镖竟然连这点基本的防偷拍的意识和能力都没有,伊斯瑞尔一定亲自拿着戒鞭抽的他们皮开肉绽!

白萱高兴了一会儿之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时隔二十天,颜凤再一次接到了白萱的电话。

“他已经知道了你的位置了,正凶神恶煞的赶过去,希望你那边也一切顺利。”白萱云淡风轻的对颜凤说道。

颜凤低着头想了想。

“好,那就这样,以后不用再联系了,你知道我的意思。”颜凤自顾自的挂了电话,然后删除了和白萱所有的通话往来额记录,还有白萱的手机号码。

白萱挂了电话,一阵冷笑。

颜凤的心思自己怎么能够不懂呢?利用完了就这么毫不留情的抛开了,白萱的心情也有些不爽。

不就是怕韩雨睿什么时候发现了蛛丝马迹,怀疑到她自己的身上,才这么迫不及待的和自己撇清关系吗?

嘁,这些想嫁入豪门的女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的有手段,连自己这样的人都不得不佩服了。白萱在心里狠狠的唾弃着颜凤,其实并不知道颜凤的真实目的是为了报仇,而一向攻于算计和计谋的白萱自己,也不过是颜凤计划里的一个步骤而已。

真是莫大的讽刺。

白萱心里不爽归不爽,但是,仔细想一想,自己可是挽救了自己手里的股份啊,也不亏,原本打算再将颜凤一军的小心思,就这么放下了,要是让韩雨睿知道自己和颜凤合起伙来愚弄他,韩雨睿会不会放过颜凤那个女人自己 不知道,自己只要知道,到时候,自己肯定是死定了就够了。

所以,颜凤肯定是早就料到了,她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才不害怕自己在她的背后搞什么小动作的。啊,真是可怕的女人啊……

不,应该说,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啊……

白萱完成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之后,开心的直奔她的秘密基地,那间club,去进行接下来的更加有趣的部署去了。

韩雨睿坐在前往颜凤那个地方的车里,慢慢的梳理着大脑里凌乱的思绪,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毕竟自己接下来要见的是颜凤,而不是另一个欺骗的自己好苦的女人——白庭雪!

白萱给自己的地址,虽然也是在本市的一个地方,但是距离市中心的确是又一段距离的,从韩雨睿从咖啡厅出来,司机尽力保命一样的快开,路上依旧要用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这一段时间,足够韩雨睿慢慢平复下来自己的心情,但是,平静下来的韩雨睿依旧没有办法平静到想好怎样处置白庭雪,来平复自己受骗的狂躁的内心。

不狠狠的惩罚白庭雪,已经不足以弥补自己烦躁的内心了,但是,怎么惩罚白庭雪那个女人,韩雨睿迟迟的不知如何是好。

h市边陲的小镇,一家四星级宾馆里。

颜凤站在窗子的前面,看着窗外无边的月色,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终于要等到这个时候了,这二十来天的时间,对于韩雨睿来说是一种煎熬,对于颜凤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自己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方,远离那些是非中心的安宁的小镇上,依旧要步步为营,一步都不能走错的算计着这些纷纷扰扰的事情。

颜凤在这个节奏相对来说很安逸的小镇上,生活的这一段时间里,渐渐的觉得自己似乎一直都没有领悟生活的真谛,一直都没有想像现在这样,好好的享受过生活。

在这里居住的二十来天的日子里,颜凤有的时候甚至渐渐的淡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而是单纯的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来度假的。

在自己确定了自己报仇的目标之后的那些个日日夜夜里,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般额忘记所有的仇恨,安安静静的生活过。

安静的享受着这里的日子,和自己喜欢那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