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冷酷无情,独断独行;娶她,只为了等待另一个女孩归来,已离婚为前提,和爱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本以为,温婉的女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顽皮任性,嚣张跋扈,是另外两个男人手心里的掌上明珠,却毅然要为守护姐姐的爱情替婚而嫁;嫁他,不过是想教训这冰山总裁别太自以为是的去随便破坏别人的幸福。本以为,惩罚一下,闹腾一下,就可以说散就散。某天,青梅来了,阴谋来了,婚也离了,她非她了,爱情却跟着走了;她的心爱了,岂能乖乖吃个哑巴亏,任人陷害;于是不知去哪拐了个宝宝说回来就回来。再见她,看着那个腹黑娃娃冲着他做了个鬼脸,拉着她的手叫“妈妈”,他的心彻底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