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不过是打错了一个电话而已,他至于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么?虽然,虽然她误会他男性功能障碍有些不对啦,可是他脱的光溜溜的躺在她的床上……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她现在改行做兽医了:这位先生,您需要被调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