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清苓只想逼男友结婚,哪想那个人渣居然劈腿有夫之妇。失意醉酒的结果就是她无端端把十年不见的隔壁家表叔睡了!许清苓坚定拒绝:“表叔,我们不可能的。”“可是……怎么办呢?”穿着笔直军装的男人勾着薄唇,笑得温柔绻缱,“我肖想你很久了!”话落,男人挺拔的身躯已经欺身靠近,将她逼至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