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父母锒铛入狱之时,她成为他的新娘,被迫承欢。“顾景航,我只当被一条狗给强了。”新婚夜,她手握刀锋,向死而生。他将刀锋抵在她脖子上,笑的毫无温度:如果我是禽兽,那么这辈子,你注定只能和禽兽为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