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言深爱着顾笙,甚至不折手段攀上他的床。一场车祸,唐言成了顾笙的杀父仇人。爱而不得,便互相折磨。爱而不能,便无尽羞辱。她爱他,却也不愿践踏自己的高傲。他背负所有独自前行,却夜夜“折磨”“惩罚”着她。当骄傲又不愿低下头颅的唐言杠上自负又独自背负所有的顾笙。这场耗尽所有的情爱赌局,注定两败俱伤。谁煮青梅,只待竹马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