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七,年十七,家中父母健在。一场梦,一场江湖梦。“父母在,不远游”,徐七却上了江湖路。江湖,其实没有那么多的刀光剑影。那血溅三尺仗剑行天涯,不是江湖人,是沉迷于武林血腥的屠夫。武林是无情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江湖却是宽容与慈悲。武林,沦落成魔必杀之。江湖,沦落无非是换一种更低贱的生存方式罢了。徐七走江湖,行天下,不敢说做了什么伟大的事情,但总也是一步一步来,一眼一眼看。他见过因仇而沦为山贼的家伙,更见识过所谓的坏人,所谓的山贼究竟是什么模样的。他见过烦死人的算天道的老道士,算得天下运,却没有一颗普度众生的心。他见过一步一步丈量天地的苦行僧人不愿成佛入红尘。他见识过边关少年心直口快。他见识过风流公子本无风流心,一生为一红衣羁。他见识过的江湖,是有血有肉的,十年,逛东海游京城闯八荒攀雪山。但江湖不仅仅是见识就好了的,徐七入江湖,见百态,而后白面出世天下惊。少年意气破苍穹,他有喜怒哀乐惧,他有彷徨无奈时。但总是坚持下来,走完了江湖看完了天下。有血有肉的故事伴随他一生,直至退隐江湖万事休也不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