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小暖二十岁,是躺在池穆结婚证上的女人。办公室里。他夺了她的初吻,她哽咽着朝他喊:“你凭什么强吻我?这是我的初吻!”他内心一阵欣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我吻我老婆有什么错?”地板上。他压着她,说:“小暖,你不知道你有多美。”她紧张的问:“你是不是撞坏脑子了?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他为她洗手作羹汤,说只愿做她一个人的厨子。他为她肉ti挡子弹,说就算为她去死也甘之如饴。他为她放弃全世界,只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而最后的最后,她为了她心中的白月光,将离婚协议邮寄给他。附言,只愿此生不相见,便可不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