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有人出生以来,每天前呼后拥,被无数人视作掌上明珠,商业名媛。也有如我一般天生就是野草,没有家世没有学历,靠卖身维持母亲的生命。可偏偏这个男人却是公主般姐姐的未婚夫?!隐忍求全好不容易等到三年期限届满,我想要脱离过往重新开始,他却不允准?!凭什么?!一夜之间我沦为鲁安市最大的贱人,生母是小三,自己又是姐姐的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