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握着明晃晃的刀,说如果我不还债,他们就立即剁了我的手指头。我吓得不行,却只知道哭。我的那双手,赵姐可是当宝贝一样护着的。洗衣做饭她从来不让我干,说我那双手是弹琴的,指不定有天这双手能给我精彩的人生。她像只老鹰一样护着我,怎么也不让那些人靠近,她说这笔债她会替我还的。我知道赵姐有这个本事,可那群人却莫名其妙的笑了。“还?你拿什么来还?你他妈才挣几个钱?老李现在甩了你,你以为你还是香饽饽?”那群人叫骂着哄笑个不停,赵姐气的脸青一阵白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