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最成功的收藏家,却收服不了她。辛紫纤成功入住洛朝安的家,却没有理所当然的成为他的老婆。她:“快说,值钱的东西藏哪了?”他拧眉:“在你身上。”指了指她的心口。恍然大悟的她一记响彻天际的耳光打下去:“流氓!”他暴喝道:“老子把心都放你那保管了,怎么的,是嫌弃我了?”她堆笑:“老公……火气有点大……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