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在公交车站干净利落地制服带着水果刀的色狼,觉得有些有趣。第二次则看见她一手拿着卡通水杯,用另一只手拎起一桶桶装水迅速而敏捷地换下,那时他的表情大概跟在场的其他人一个样——惊呆了。最后通过一次次“不经意”的观察,他得出结论:她大概是他见到过的最“表里不一”的女人,明明有着妖艳贱货的外表,却好单纯不做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