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破人亡,自己也被卖到豪门大少的床上,从此禁锢在怀,夜夜缠爱。他是冰冷狂妄的陆家大少,俊美高傲,尊贵无比,却唯独对她宠溺上瘾。他说:“看在我一晚上挥汗如雨努力耕耘的份上,咱们去领证吧!”小女人揉揉酸痛的腰,忍无可忍:“我要离家出走!”迷你版小陆少扁扁嘴:“妈咪,我想要个妹妹,你和爸比快努力!”他一把搂住的娇妻:“孩子在催了,我们要加油!”陆家大少用一辈子实践了自己的诺言:穿上西装认真做事,脱下衬衫认真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