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他逼到墙角,冷声低喃:“送我充气娃娃是什么意思?”手指划过她的下巴,沙哑道:“你比她更合适...”墨小瞳欲哭无泪,她只不过是送个快递而已,怎么会遇到一个变态男,更变态的是。这个男人还是她未婚夫的哥哥。她处处躲着他,可老天总不如她所愿。兼职试睡员,她睡的是床,不是男人,为什么这个男人又冒出来了?她面试小出纳,怎么成了总裁贴身特助!她终于愤怒了。“大哥,你是狗皮膏药吗?”他把她圈在怀里,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是狗吗?”她很想说,大哥,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江湖传言,冷大少不近女色,那这个屡屡调戏她,夺她初吻,初夜的人是鬼吗?他“疼”她入骨,宠到无法无天,无人敢管...——生活不只有眼前的甜美,还有缠绵的夜晚和无度的疼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