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继承 (2)(1 / 2)

“还行吗?”

黑雾停止擦拭剑身上的血迹,低头说道:撑不住多久了。

说着,黑雾扒开衣服,看着运行速度越来越缓慢的黑色能源核心,说道:黑暗不适合我,自从堕入黑暗那一刻起,我的能源核心就开始被影响,一开始只是颜色不明显,现如今已经完全变成黑色了,而且能量也已经没办法回复多少了,用的能量越多,我就死的越快。

好在我已经杀光了那些家伙,现在,我总算可以安心离去了。

“虽然这么说对你现在的情况不太好,可我还是要告诉你,其实还有两个漏网之鱼。”

黑雾眉头微皱,问道:你确定吗?

“苟延残喘的也就只是两个新时代最弱的神,女的叫潇訫,男的叫箫熙,正待在异世魔女的基地里。”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就算对手是闻名全宇宙的异世魔女,我也丝毫不慌,可问题是,现在我的身体状况跟不上计划。”黑雾思考了一下,说道:把那东西给我!

“你确定要用?”

“反正我也只是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好怕的呢?”黑雾将剑插在地上,说道:只要可以让计划成功,牺牲我一个又何妨?

对方将一瓶黑色药水和一颗暗红色药丸递给了黑雾,提醒道:用了以后,你只有七天时间,记得别被拖延时间。

“如果我死后还有全尸的话,记得埋在玫瑰下面,随便什么玫瑰都行,就是四周不能有任何建筑。”黑雾接过东西,暗想:这一次,我一定要解决问题!

与此同时,异世魔女的基地内,夜影寒正在向两人介绍这个基地,因为异世魔女禁止他们进入任何房间,所以他们也只能待在客厅。

“如果无聊的话,你们可以看些书。”夜影寒指着桌上的书。

箫熙并不喜欢看书,所以只是躺在沙发上睡觉,喜欢看书的潇訫随手拿起一本书,只是看了一眼书名就不想看了。

“如何当好暖男?!”潇訫暗想:这书名有些奇怪,和自己看过的书完全不一样。

然后,潇訫又拿了几本,顿时对自己的认知产生怀疑。

“如何处理主人的需求”、“如何更了解女性”、“如何安慰心情不好的人”、“如何让自己更抗揍”、“如何自己减少被人伤害的次数”、“如何做人”、“如何缓解痛苦”、“如何独自活着”、”怎么做一个好女人”、“如何谈恋爱”、“如何避免暗恋”、“如何解决三角恋”、“如何处理婚后生活”、“如何保养皮肤”、“如何养老”。

“这些....”潇訫对夜影寒的喜好真的无法理解,只能在那一直用笑来缓解尴尬。

“啊...”夜影寒拿起最后几本书,说道:为什么这里面还有这些奇怪的书?

“虽说是一套,那也不至于给我这些吧?”夜影寒嘟囔着。

“什么一套?”潇訫问道。

“不久前回来的时候,遇到一个卖书的小贩,他一看就知道我有心事,所以非要让我买书,还说不买就会后悔一辈子,然后还说什么打几折活动,总而言之就是一定要我买书,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买书,结果他说一套起卖,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全买回来了,谁知道里面会掺杂着这些和女性有关系的书。”夜影寒叹息道:感觉自己上当了。

潇訫听完后开始质疑夜影寒的智商是否正常,一般人怎么会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会上当。

“嗒”一声,一本泛黄的小本子从书堆里掉在了潇訫脚边,她弯腰捡起书的时候,脑海中划过短暂的画面,只能看到背影,身受重伤的自己跪在地上,面前还有几十个陌生男人,身边也有两三个受伤的陌生人,唯独没有箫熙。

没有书名,刚翻开,脑海中传来一声:“你不会成为你想要成为的那个人,因为你已经失去了太多,无法再接受失去更多的你,根本就无法成为什么伟大的神。”

看着第一页上面的题目“继承”,潇訫刚才脑海中浮现的画面逐渐变得清楚可见。

这一次,不再是背影,看正面的时候,潇訫还真的很惊讶,因为自己看到的居然是已经失去了左眼的自己,虽然无法听到她说的话,可通过唇语,潇訫还是可以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我从未后悔那个时候自己做的事情,因为说过的话就必须要做到,既然拖累了,那就必须得自挖一只眼,虽然始终感到歉意,可箫熙决不会白白牺牲,至少,这世上还有我记得他!”

“新时代的神,绝不放弃!哪怕现在新时代的神只剩下我一个,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你们就休想再伤害任何人!”

潇訫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以知道的就是两件事,那个时候,自己已经失去了左眼,箫熙也已经死了,虽然不清楚怎么死的,可歉意两个字并不会因为别人,而是只在自己人面前才会出现歉意,可以得出,箫熙是因为自己而牺牲,很大几率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死的。

潇訫看了一眼还在睡觉的箫熙,现在就已经产生了歉意。

潇訫想知道更多事情,所以继续往下翻,翻到最后一页空白页的时候只看到最后的结局。

那个自己跪倒在尸体堆里面,身上虽然没有任何武器,却是满身伤痕累累,气息越发的虚弱。

“旧时代的前辈们将他们的希望寄托在我和箫熙身上,新时代的同伴们将他们的未来交付给我,而我.....现在就要将这正义的信念交给你,你要继承我们的意志,答应我,要创造一个和平的未来,决不能让黑暗笼罩整个世....”

满是伤痕,全身都是鲜血的潇訫紧紧握着一个银色短发少年的双手,话未说完便离世了。

“噗呃....”潇訫突然吐了口血,夜影寒连忙递给潇訫一包刚打开的纸巾,问道:你还好吧?

潇訫接过纸巾拿出几张擦试着嘴角的血,说道:我没事。

“要不要喝点什么或者吃点什么?”夜影寒问道。

“一杯热水就好。”潇訫低头说道。

这几天,异世魔女都待在房间里,夜影寒也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是时候该让那两个可怜虫提前结束苟延残喘的日子了。”黑雾做好准备,将药水和药丸分别放在胸前和腰后。

“小心点,毕竟对手是那个和邪神王一样危险的异世魔女。”

“再强也只是一个女人罢了!”黑雾拍着身上的灰尘,说道:我就算身体状态再怎么虚弱,也不至于败在一个女流之辈的手中。

别担心我,你只要记住我之前和你说的那件事就行了。

“你确定不需要准备什么墓碑之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