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永远的工具(1 / 2)

“入口消失即为绝望的开始,寻到出口即为希望的开始,绝望的时候可以越变越强,当充满希望的时候,永远都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希望代表一扇可以自由进出的大门,即便被破坏,终究还是有生存空间,绝望代表一扇只能让你受尽束缚的小窗口,一旦被破坏,那就再无任何机会。”

———

在一间白色房间内的角落坐在一个穿着白裙,留着一头银色长发,眼神空洞的赤脚少女。

“上次那件事多亏了你。”一个戴着黑色面罩的男人走进来将一堆照片和资料扔在了少女面前,说道:虽然那些家伙还是复活了,可这和我们已经没关系了。

少女看着脚边的照片和资料,注意到第一张到第三张照片分别是“阎冥天”、“王离”、“颜洛”。

散乱的资料上清楚的记录着他们是什么时候死的,如何死的,就连他们在临死前的言行举止都记录的非常详细,这让少女感到更加的痛苦,因为是她造成这些人的死亡。

而且这些人都和自己经历过很多事情,也算是自己的恩人和朋友。

“腾”一声,地面传来一声重物砸地的声音,男人来到地面的时候看到四周倒着一群奇怪的家伙,离自己相隔二十多米的位置站着一个穿着暗红色衣服,双手交叉于胸前,眼神犀利的白色短发男人,这种类型一看就知道不简单。

“你想要什么?”男人直入主题。

对方没有回应,两人只能对视着直到地下室传来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突然一把剑刺穿男人的胸口。

男人并不在乎自己胸口被刺穿,反而显得很高兴。

“能打败我的人多了去了,可以杀死我的人,到现在为止却连一个都还没有出现呢!”说着,男人硬生生将胸口的剑拔出来扔到了对方的面前,说道:认识一下。

对方依然沉默不语。

“这世上的敌人太多,双拳难敌四手,知道吗?”男人舔了口手中的血,说道:自己的血还真是没什么味道呢。

随后,男人弯腰将右手捅入一具尸体的脑袋里,拿出脑仁舔了一口,然后一口吃掉,手指擦试着嘴唇,笑着说道:我就是喜欢这种非常美味的食物。

对方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就像是一具没有感情,沉默寡言的杀人武器一样。

“既然你什么都不想,那我就....”男人刚转身,面前突然出现了三把剑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喂喂喂,我很不喜欢你这种专门搞人心态的类型。”男人的耐心已经所剩无几,刚想认真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力量很奇怪,就仿佛一个会游泳的人在浅水区里练习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要被淹死一样难受而无力。

少女偷偷摸摸的从地下室走出来这是她这些年第一次这样做,她先是看了一眼第38任将自己视为工具的家伙,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个沉默不语的男人身上,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自己却可以从他身上感到冬天太阳照射在身上一般的温暖,仿佛只要有他在身边,自己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一样的安全。

对方也是在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少女,脑海中浮现一个距离非常远的小人影,除了可以看到一个女人在微笑以外,什么都无法看清。

但是这画面也只是持续了0.1秒,他很回过神来,决定要带走这个少女,但是男人也看出了他的想法,冲过去一把抓住少女,威胁对方,“她是我的!谁都无法把她从我是身边抢走!你要敢乱来,大不了我们谁都别想得到她!!”

对方听完后,还是不打算理会,仍旧笔直朝着男人走来。

男人气的将少女的左手掐红,而她却没有任何感觉,就像被伤害的不是自己一样。

离男人相隔十二米的时候,对方停了下来,男人看到后,松了口气,暗想:他终于开始担心了吗?

“恰”一声,一把长剑划破了男人的右小腿,当男人转头的时候,身后有成千上万的长剑对准了自己,男人大喊:你疯了吗?我手上可还有....!!

话未说完,男人的身体被无数剑刃给刺穿成筛子,最终倒在血泊中,还有一口气,而少女却毫发无损。

对方走过来说道:“帝神·天夜”,你的对手!

说完,天夜使用召唤出来的金色神剑杀死了对方。

少女只是望着天夜,什么也没说,当天夜问起名字的时候,她却只说了一句令人心疼的话,“我没有名字,他们都说我是很有利用价值的工具。”

天夜摸了摸少女的脑袋,看着她的样子,才注意到她左手有些轻微的伤,便默默地用能量治疗了她的伤势,说道:感觉你和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很像,以后你就叫“白瑗”吧。

少女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我可以助你为王!

天夜笑了笑,说道:我不适合称王,这个时代已经变了,什么都需要,唯独不需要王。

走吧!我带你去见识外面的世界。

当天夜拉着白瑗的手,脑海中传来一声温柔的女声,“时隔多年,你终于还是回到我身边了....”

白瑗看出了天夜有什么难言之隐,便问道:无论是什么,我都可以帮你解决。

天夜却不想这样做,因为自己这是老毛病了,而且也不想利用白瑗,可白瑗却很想报答天夜,未经天夜的同意就擅自进入了他的记忆里。

当白瑗进入天夜的记忆后,四周先是一片漆黑,然后慢慢的出现亮光,最后变成了一处樱花林。

“你是....?!”